中国互联网第一股 网盛生意宝(002095)旗下网站
生意宝国庆大型专题策划

1961 国乒初登世界之巅

http://china.toocle.com 2009年09月04日15:17 生意社 点此复制全文转载!
生意社2009年09月04日讯

  如果说容国团在多特蒙德世乒赛上夺得男单冠军,吹响了中国乒乓球运动员登上世界舞台的号角;那么两年之后在北京世乒赛上,中国男队击败昔日乒坛霸主日本队,则证明中国运动员在乒乓球这个项目中已站上了世界之巅,成为了新一代王者。

  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之交,是我们祖国多灾多难的年代。六十年代初,体育史上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中国乒乓球运动员夺取世界冠军,二是中国登山队登上珠穆朗玛峰,这两件事,极大地振奋了中国人民的民族精神,人们把她称之为“精神原子 弹”。

  体育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成为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而乒乓球则作为中国体育赢得世界荣誉的开始,成为最受国人喜爱的体育项目。

  38mm的小小银球,就这样,跳入了中国人的生活……

  在那个年代,无论是城镇还是乡村、居民楼前还是小学校里,到处是各式各样的乒乓球台,有水泥的、有石头的、有木制的。

  这全民参与的乒乓球热,不但是中国乒乓球历史上的壮举,也是世界体坛的奇观。

  1959年,容国团在第25届世乒赛上拿到男单冠军这个消息传到国内后,全国沸腾了。世界冠军!这是新中国体育史上前所未有的荣誉,中国乒乓球队回国后,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了容国团和中国乒乓球队,表扬了乒乓队的成绩。

  在第25届世乒赛上,国际乒联代表大会通过了1961年在中国北京举办第26届世乒赛的决议。新中国第一次承办国际大型体育比赛,像北京上空一道响亮的春雷。国家体委主任贺龙元帅指示说:我们一定要打好、办好26届世乒赛,运动员们也立志,要在家门口打场漂亮仗。

  为了打好26届世乒赛,国家体委根据贺老总的指示,搞了一场乒乓球大会战。1959年体委从全国青少年比赛和第一届全运会中先选出170多名运动员,经过三次比赛,又选出108名运动员组成国家集训队,于1960年12月在北京集训。这108人,就是国球迄今为止,辉煌了半个多世纪的基石和探路者,史称“一百单八将”。

  贺老总对集训工作非常重视,他对时任国家体委副主任荣高棠等同志说:“乒乓球队集训必须加强领导。你们一定要亲自‘蹲’下去,还要充实蹲点的干部力量,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抓好技术训练。无论如何,也要把这次世界比赛搞好。”

  当时正遇上自然灾害,国家经济处于困难时期。连毛主席、周总理都带头不吃肉,与百姓同甘共苦。但是对乒乓球运动员集训期间的生活,党和国家却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提供了充分的保障。国家给运动员调来了大量的食品――新鲜猪肉缺乏,就以罐头肉来代替。广大群众用多种方式向乒乓球队表达了他们的热情支持和殷切的期望。

  正当中国队员满怀信心准备在即将到来的世乒赛上横扫欧洲,与日本队决一死战的时候,匈牙利队访华给中国队带来了不好的消息――日本选手发明了弧圈球,把欧洲选手打得一筹莫展,日本队扬言要用这一秘密武器再度称霸世界乒坛。

  这一新动向引起了中国乒乓球界的关注,国家体委副主任荣高棠等领导同志同教练员、运动员一起商量对策,国家体委体育科研所的同志们也四处搜集资料,通过分析研究和模仿试验,中国队员终于对“弧圈球”摸到了一点门道。一段时间之后,主力队员基本适应了弧圈球,当时日本队正好在香港访问比赛,为了进一步摸清情况,庄家富去香港进行了“火线侦察”。他进行了“化妆跟踪”,在现场仔细研究了日本队员的弧圈球,认为中国队的弧圈技术掌握得很精确,同时还发现了弧圈球的弱点。庄家富的这趟“秘密出访”为中国队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1961年3月12日,陈毅元帅和周恩来总理来到集训队看望运动员,赛前,贺龙元帅为乒乓队做了赛前动员。

  在乒乓队备战26届世乒赛的同时,全国各界也在为这场盛大的赛事积极准备着。当时的中国正处在经济困难时期,但为了提供理想的比赛场地,国务院还是拨专款兴建了北京工人体育馆。在周总理的亲自过问和关心下,上海文教用品公司承担了世乒赛用乒乓球器材的研制工作,为了纪念容国团夺冠和国庆10周年,这套乒乓器材被取了个吉祥的名字――红双喜,从此,红双喜器材便伴随着中国乒乓球队走过了四十年的风风雨雨。

  1961年4月4日,春意正浓的北京,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终于拉开了战幕。能容15000名观众的北京工人体育馆座无虚席。周恩来、邓小平、李富春、贺龙、陆定一、罗荣桓、沈钧儒、郭沫若、彭真、罗瑞卿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和国际乒联主席伊沃・蒙塔古等各国来宾出席了开幕式。

  因为是新中国第一次承办世界大赛,所以开幕式的领导人规格非常高,但是在五天以后,观看男子团体决赛的领导人规格更高――很多年迈的新中国领导人紧张地关注着比赛的每一个球,最后因为比赛进行得太紧张,不得不到贵宾室休息。

  志在卫冕的日本队派来了十位大将,男选手有获村、星野、木村、村上、涩谷,女将为松崎、伊藤,冈田富、关正子等。教练为长谷川喜代太郎。一位日本记者在日本队出征前撰文,“此行获胜的可能性很大,因为我们既有常规武器,又添了核武器。”很明显,他说的核武器是弧圈球。

  由于中国是东道主,按照当时国际乒联的规定,参加单项比赛的选手可以增加一倍。因此我国有男女各32人报名参加了五个单项比赛,运动员人数达到了64名,开创了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历史上代表队人数最多的纪录。

  中国男队最后确定由容国团、王传耀、庄则栋、李富荣和徐寅生参加男子团体赛。

  中国男队先后顺利击败了联邦德国、厄瓜多尔、民主德国、蒙古、加纳、尼泊尔、缅甸队。进入了半决赛后,对手还是匈牙利队。

  中国队的五虎将在半决赛中一血两年之前的耻辱,以5比1战胜匈牙利队,报了上届世乒赛的一箭之仇。

  4月9日晚7点30分,工人体育馆偌大的比赛大厅里只摆了两张球台,中间以挡板隔开。男女团体赛的最后一战,在中日两队之间进行。在国际乒坛历史上,由两个国家同时进行团体决赛大概这是第一次。

  率先拉开战幕的女团决赛尚未结束,男团大战便在万众瞩目间开始,中国队的决赛阵容是庄则栋、徐寅生、容国团。日本队以星野展弥、木村兴治、荻村伊智朗出战。

  第一盘.左右开弓的庄则栋先发制人.星野只普侧身攻,反手进攻太弱。庄则栋2比O先拔头筹;第二盘,由于对左撇子木村的击球线路不熟悉,占据优势的徐寅生丢掉一分;第三盘,容国团打得有点放不开,思想包袱太重,被获村乘虚而入,荻村以2比0获胜,中国队大比分1比2落后。

  第四盘,徐寅生战星野。第一局,徐寅生17比21先输。第二局,徐寅生顶住压力,以21比14扳回。有些沉默的观众此时又开始活跃起来,他们以热烈的掌声支援徐寅生,第三局开始,徐寅生摆脱了顾虑,集中精力,打得更为积极主动。20:18,徐寅生领先,无路可退的星野连续放起高球,他的唯一希望就是等徐寅生扣杀失误。徐寅生连续扣了六、七板之后,星野已被逼到场地左角。徐寅生瞅准机会,猛扣星野正手大角,星野一个跨步,还是把球高高地救了过来。

  “八板、九板、十板……”场内一片欢腾,一万余名观众情不自禁地随着球的起落而齐声数数,这震耳欲聋的欢呼对徐寅生是莫大的声援。星野放的高球愈来愈高,徐寅生跳起来越扣越有信心,他用力往星野的中路猛扣第12大板。星野犹豫了一下,动作变形,用力过猛,球从高处终于落到界外。

  这就是乒乓球运动史上最著名的战例――十二大板!

  第五盘,庄则栋再接再励又胜获村,中国队以3比2领先,但接下来,容国团输给木村,双方又打成3比3平。随后的第七盘,徐寅生2比2完胜荻村。4比3,中国队领先。

  人们把全部希望都倾注在容国团身上。已连续输了两盘的容国团心里很过意不去,他举起双拳仰天长叹,“此时不搏.更待何时?”教练和荣高棠等领导同志都围过来安慰容国团,不断鼓励他。容国团终于抖擞精神慨然登场,全场观众热情地给他鼓掌、加油。容国团不愧是好样的,他奋力与星野周旋,经过鏖战,第三局,容国团20:18拿到赛点。只见星野连续侧身拉出强旋转的弧圈球,容国团咬紧牙关,用力推挡。双方打了六、七个来回之后,观众高度紧张,也看不出谁比较主动。这时全场鸦雀无声,人们好像都屏住丁呼吸。突然星野用力一拉,只见球多跃出了一小截,刚刚出界。精神高度集中的容国团一愣,待他明白了星野此刻拉球失误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一贯沉稳、性格内向的容国团激动得高举双手跳了起来!

  刹那间,灯火通明,掌声雷动,欢笑声似山呼海啸,观众将手中一切可以抛出去的东西抛向天空。赢得最后一分的容国团被人们围住,被高高抬了起来。人们的手掌拍红了,还在拼命鼓掌;嗓子喊哑了,还在声嘶力竭地欢呼!斯韦思林杯,第一次被中国人拥入怀中。运动员,教练员们高高举起奖杯向观众致意,体育馆的欢乐气氛达到了最高潮。

  单项比赛中,中国选手有六人进入男子单打前八名并且包揽了前四名;三人进入女子单打前八名;四对选手进入男子双打前八名;四对选手进入女子双打前八名;五对选手进入混合双打前八名。

  从那个年代开始,国际乒乓球界就深深领教了中国队的“人海战术”,所以如今国际乒联的“改革”措施之一,就是逐渐限制一个国家的参赛人数。

文章关键词:
参考链接:

相关专题报道:

关于我们 - B2B研究中心 - 媒体报道 - 客户服务 - 分站招商 - 生意推广 - 专题荟萃

生意宝(002095) 版权所有        浙ICP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