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第一股 网盛生意宝(002095)旗下网站
生意宝国庆大型专题策划

解密合营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http://china.toocle.com 2009年09月07日14:25 今日早报 点此复制全文转载!
生意社2009年09月07日讯

        都锦生的名声,在杭州几乎家喻户晓,它最初是个人名,进而是一个厂名,随之又特指一种工艺品,蕴藏了许多传奇与辉煌。而今,改制后的都锦生实业有限公司,仍保留着都锦生丝织厂作为第二厂名。在距离武林路女装之都咫尺之遥的距离上,时尚和经典在都锦生融为一体。

        而时间倒数60年,在中国改天换地的时刻,杭州最早参加世博会的都锦生织锦,面临的却是生存问题。1954年3月,都锦生丝织厂被批准为杭州第一批实行公私合营,这也成为都锦生丝织厂的一次新生。

        “周总理说过,都锦生织锦是中国工艺品中一朵奇葩,是国宝,要保留下去,要后继有人。”公司总经理助理徐翀,翻着四大本厚厚的资料告诉记者:“几十年来,这一直是都锦生所有职工的信念。”

        ●亲历者说

        黄金的1951年

        一代织锦之王都锦生,没能等到民族的胜利和企业的复兴,1943年5月,悲愤交集的都锦生在沦陷中的上海病逝。抗战胜利后,都锦生之妻宋剑虹和妻弟宋永基,回杭州恢复生产,终因物价暴涨,经营管理不善,产品质量下降,销售渠道阻塞,工厂濒临倒闭。

        到杭州解放时,都锦生丝织厂出现资不抵债的局面,全厂职工靠向浙江省厂矿联营处借贷度日。“1950年3月,我去华南、香港等地,想重新恢复销售渠道,但历时3个月,一笔业务也没做成,回杭后只能向工会提出解雇职工以减少开支。”当时的资方代理人宋永基在回忆中写道。

        这时,杭州市军管会派军代表来了解情况,协助规划生产,同时,省工矿厅根据党的政策,给予贷款扶植,委托加工订货,杭州市工业局也向该厂订织伟人肖像,工厂生产开始有了转机。1950年四季度,全厂逐步恢复正常生产。

        1951年5月,浙江省首届土特产交流大会在杭举行,都锦生丝织厂获得了大量订货,“那时,全厂34台手拉机全部开工还应付不了。”该厂终于转亏为盈,1951年盈余6.8万元。

        这是浙江通过加工订货扶持私营工业的开始。全省工商业情况从1950年7月开始好转,至1951年呈现一派兴旺景象。而工商业者们,把这一年称为“黄金的1951年”。

        踏进社会主义大门

        都锦生丝织厂经过党和政府的大力扶植,经过全厂工人的辛勤劳动,通过“订货加工”等一系列改造步骤,企业和生产都有了很大的发展。

        但是,由于私营企业旧的生产关系和经营方式,未得到彻底的改变,生产管理无制度,旧习陋规较多,生产技术保守,又不能充分发挥职工群众的积极性。因此,要彻底改变这种局面,只有对企业进行全面的改造。

        就在这时,1953年12月,中共浙江省委发出指示,提出对私营工业通过国家资本主义方针实行社会主义改造。

        “解放以后,我们的工厂,不仅人民银行几次发放贷款,帮助发展生产,而且人民政府也关心我们,帮助打开销路。在党的领导下,人民政府坚决按照‘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政策执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只要符合国计民生的需要,无不积极支持生产的发展和帮助解决具体困难。”宋永基在《都锦生丝织厂的回忆》中写道。

        在这样的考虑下,1954年1月10日(一说1953年12月2日),宋永基提出了要求公私合营的申请。1954年3月31日,杭州市人民政府工业局批复该厂:“所请改组你厂为公私合营企业事,已经杭州市人民政府财政经济委员会核准,决定自四月起,改为公私合营,并派祁立义为公股代表……并即组织工厂临时管理委员会,自即日起,有关生产、经营财务措施等,应在该委员会主持下进行。”

        4月2日,都锦生丝织厂召开了庆祝大会。全厂职工奔走相告,握手相庆,老工人边连仁欣喜地说:“过去我总觉得在私营厂做工不舒服,公私合营可好了,踏进社会主义大门了。”

        建厂30多年来最大的奇迹

        公私合营后,都锦生丝织厂在公股代表的带领下,进行了财产清估,该厂全部资产净值8.02万余元,其中私股67760元。“濒临破产的都锦生丝织厂,解放后只用5年时间,在党和政府的扶植下,生产逐步上升,竟尚有6万余元的股本。”宋永基回忆,他本人留任在厂部,任副厂长,另两位资深的原经理、厂长,也被留任。

        都锦生丝织厂的生产真正纳入了国家计划,枯木逢春。合营后的1954年9月份,产值就为3月份的162%,宋永基感慨地说:“这是都锦生开厂30多年来出现的最大奇迹。”

        因该厂系独资经营,解放后从未分过股息红利,经济上家厂不分,资方不但饮食、住宿等日常家用开支、子女教育费都由企业支付。而工会对资方用款掌握较紧,资方每次支取,都要看职工脸色。

        临管会根据实际情况,每月由厂财务科派人把费用送到资方人员家里,还说资方如发生特殊情况急需用钱时,可向厂里说明情况,在额度外支取款项,额度外的款项在每年分配盈余时扣除。

        “这样好的结果,使我深受感动。都锦生全家亦能以定息收入维持生活及子女的教育费。解放后,他的8个子女,除一人高中毕业外,其余均系大学毕业,现在都是国家干部。”宋永基回忆。

        那一年的国庆,都锦生丝织厂的职工们,抬着大花车走在游行的队伍中,那前面的横幅上,就放了4个大字:“公私合营。”

        ●档案解密

        杭州解放后不久,为了迅速恢复和发展生产,中共浙江省委提出调查了解私营工厂,以便使私营工业逐步走向适合整个国民经济计划之方向。

        1953年12月,中共浙江省委发出《关于私营工业通过国家资本主义改造的指示》,从1954年开始,浙江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进入了公私合营阶段。

        同年12月,中共浙江省第五次代表会议批准,在“一五”期间将全省资本主义工商业全部改造成为公私合营企业。

        在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利用、限制、改造政策的同时,对资本家实行了团结、教育、改造的政策。

        浙江省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通过多种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采取赎买政策,经过7年多艰苦复杂的工作,基本实现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转变为社会主义所有制,把资产阶级分子中的绝大多数,改造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文章关键词:经济
参考链接:

相关专题报道:

关于我们 - B2B研究中心 - 媒体报道 - 客户服务 - 分站招商 - 生意推广 - 专题荟萃

生意宝(002095) 版权所有        浙ICP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