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第一股 网盛生意宝(002095)旗下网站
生意宝国庆大型专题策划

中美关系

http://china.toocle.com 2009年09月08日15:23 中国网 点此复制全文转载!
生意社2009年09月08日讯

  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关系无论对双方来说,还是对整个世界都是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六十年来,这一双边关系历经风风雨雨,充满对抗和摩擦,合作和协调,不断加强和深化,形成了当前高度依存的关系。

  历史地看,六十年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大致可以分成三个二十年。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二十年,是中美对立、对抗和冲突的二十年。美国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新中国采取了政治上不承认,经上封锁,军事上遏制。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从朝鲜半岛、台湾海峡,以及中南半岛对中国进行三个方向对新政权进行合围之势,对新中国构成直接的安全威胁。

  新中国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而不得不与美国进行全面的斗争和较量:通过抗美援朝将美国军队赶到38度线以南,通过支持印度支那人民的抗法斗争和日内瓦会议实现了印度支那的和平,在台湾海峡粉碎了美国的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新中国也正是击败了美国为首的西方多家对中国的威胁后才巩固了主权、保障了安全。

  在这个二十年内,中美之间没有外交关系,但为了解决双方之间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从1955年到1870年双方举行了长达15年,136轮,被称为是“马拉松”会谈的大使级会谈,但除了就双方平民回国问题达成协议外,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这个被称为“聋子”对话的大使级会谈成为这个时期双方沟通的唯一的渠道。

  第二个二十年是中美战略合作的二十年。六十年代后期美苏力量对比的变化不仅改变了国际格局的变化,而且也改变了中国面临的威胁。深陷越南战争的美国意图通过调整与中国的关系改变与苏联对抗中的颓势,增加美国在第三世界的影响。面临不断增长的苏联威胁,中国也有意通过打开与美国的关系的大门来改善中国所面临的恶劣国际环境,更希望通过中美关系的改善寻求解决台湾问题的途径。双方经过互传信息,促成了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对中国的访问。

  中美关系的改善是美国多年来推行的敌视中国政策的失败。在尼克松访华期间所发表的《上海公报》中,美国政府表示:“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民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尼克松访华也是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开始。上海公报发表后,中美双方开始了漫长的正常化过程。但是由于双方在全球战略中的地位有所不同,美国企图利用中国对苏推行缓和,而中国则意在通过联合美国结成反对苏联霸权主义的统一战线。更因为双方国内政治中面临不同的问题和政局的不稳定,致使正常化的进程发展缓慢,集中表现是,双方在台湾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正常化进程缓慢,直到1978年。

  在1978年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建交公报》中,“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中美关系中最关键,最敏感的台湾问题上,美国方面表示,“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它非官方关系。”

  中美关系正常化将中美关系推向一个新的台阶,双方在战略、经贸、教育与文化的合作方面都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但是由于美国新总统里根上台后坚持向台湾出售先进战机,使双方关系经历了建交后的首次危机。经过双方艰苦的谈判,中美于1982年就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问题达成《八一七公报》,公报中美国承诺:“美国政府声明,它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质上和数量上将不超过建交以后几年供应的水平,它准备逐步减少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解决。”

  中美《八一七公报》的发表,使中美关系中台湾这颗不定时的“炸弹”停止了冒烟,中美两国领导对双边关系也都有了更加冷静和理性的认识。中国拉开了与美国的距离,奉行独立自主的不结盟政策。美国在将美日关系置于美中关系之上,成为美国在东亚政策的关键。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平稳发展的阶段:政治上,双方领导人实现了互访,在战略上,双方在不少问题上进行有效也是有限的合作;在经济上,双方在互惠的基础上互相给与对方贸易最惠国待遇,有力推动双方经贸关系的发展;在教育和文化方面,美国成为中国留学生的主要目的地。中美关系中最重要的台湾问题,在八十年代这一段时期基本上“销声匿迹”。

  中美关系最近的二十年是一个动荡、调整和磨合的二十年。但可喜的是,经过这二十年的调整双边关系已经进入一个平稳发展的时期。

  中美关系的改善、正常化,乃至能够度过危机,实现平稳发展的主要原因是苏联的扩张和威胁。随着国际局势的缓和,中苏联关系的正常化,中美之间的合作的战略基础已经发生了变化。

  1991年苏联的解体和东欧巨变改变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基础,以1989年发生的“六•四风波”为借口,美国开始了对中国内政的干涉,企图以压促变,希望中国能步苏东之后尘,中美关系经历了一个个危机,进入了一个艰难的磨合期。1992年,布什政府违背美国政府在售台武器问题上承诺,向台湾出售了价值60亿美元的战机;1995年美国政府出尔反尔允许“台 独”教父李登辉访问美国,在国际上兜售其分裂国家的图谋;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对前南斯拉夫进行干涉和轰炸的过程中炸毁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烈抗议;2001年,小布什政府上台不久,加大对中国的空中侦察,美国间谍飞机撞击中国战机,造成机毁人亡的恶性事件……美国对中国主权的侵犯遭到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和抗议,也使中美双边关系不断遭受挫折。

  值得欣慰的是,中美关系的基础已经发生了发变化。在新的形势下,中美共同利益不是在减少,而是在增多;合作面不是在变窄,而是在拓宽。虽然苏联因素不存在了,作为大国,中美双方在维护世界和平、解决全球和地区问题上,都具有重要的利益。诸如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撒,解决朝鲜半岛和伊朗问题、在维护台湾海峡地区的和平等问题上,在打击跨国犯罪、应对气候变化、自然灾害救援、重大疾病防控等领域,双方都具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加强沟通与合作成为中美双边关系的新的战略基础。

  更为重要的是,在八十年代中美关系平稳发展时期,中美快速发展的经贸关系已经成为双边关系的重要的基础之一,而这一基础在冷战结束全球化的时代已经取代双边战略合作成为双边关系的新的基石。中美建交的1979年,双边的贸易额只有24亿美元,到2008年这一数字已经增加到3000多亿美元,两国已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双方在能源、环境、投资保护、金融服务、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等一系列新领域都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对话与合作。

  除经贸合作这个重要基础外,两国高层及各级别对话交往与日俱增,仅2008年,胡锦涛主席和布什总统就4次会面、10次通信、4次通话。随着双边合作领域不断扩大,中美已经建立起涵盖政治、外交、经贸、军事、文教、科技等广泛领域的60多个对话合作机制。

  此外,两国关系已经不仅仅是两个国家或两个政府之间的关系,而日益发展为两个社会之间的关系。如建交之初,中美民间交往寥寥无几,而今,两国人员往来每年超过210万人次,每天有5000多人往返于太平洋两岸。双方还缔结了35对友好省州和145对友好城市。这些构成中美关系的不同纽带,将中美之间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当然,两国关系的紧密和共同利益的增加并不意味着两国之间没有分歧和摩擦,相反随着两国关系的深化,矛盾和分歧也在增加。首先美方不顾中方反对,坚持向台湾出售武器,提升美台实质关系,是中国坚决反对的,也是影响中美关系的重要因素。此外,美方利用涉藏、人权、宗教等问题干涉中国内政,都对中美合作大局形成了负面影响和干扰。正如中国领导人多次指出的,无论国际形势和美国内政局如何变化,“我们同美方发展建设性合作关系的基本方针不会改变”,“我们愿意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基础上,不断开创中美关系的新局面。”

  中美关系已经有了坚实的基础,有理由相信未来的中美关系会更加丰富、多彩多姿!(张清敏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文章关键词:
参考链接:

相关专题报道:

关于我们 - B2B研究中心 - 媒体报道 - 客户服务 - 分站招商 - 生意推广 - 专题荟萃

生意宝(002095) 版权所有        浙ICP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