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第一股 网盛生意宝(002095)旗下网站
生意宝国庆大型专题策划

中欧关系

http://china.toocle.com 2009年09月08日15:28 中国网 点此复制全文转载!
生意社2009年09月08日讯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欧盟是世界上由发达国家组成的最大的经济政治集团,发展中欧关系不仅符合双方的根本利益,而且日益具有战略性和全球意义。建交三十多年来,中欧关系历经风雨而不断向前发展,业已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将迈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历史地看,三十多年来中欧关系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1975—1989年为第一个阶段。1975年5月,中国与欧盟的前身欧共体建立外交关系,中欧关系由此开篇。1978年4月,中国与欧共体签署贸易协议,相互给予最惠国待遇,同时成立了欧中经济贸易混合委员会。1985年,在上述贸易协议的基础上中欧签署了贸易和经济合作协定,双方同意在工业、农业、科技、能源、交通运输、环境保护、发展援助等领域开展合作。1988年中欧双方互派使团,标志着双方关系实现了进一步发展。但1989年中欧关系出现了波折,作为对中国六四事件的反应,欧共体冻结了对华关系,还实行了包括武器禁运在内的一些制裁,使中欧关系受到严重损害。

  这一阶段中欧关系的基本特点是:在大部分时间里,中欧政治关系良好,在国际政治中双方有较多的共同之处而较少摩擦。对中国来说,在其反对国际霸权特别是苏联霸权主义的外交目标中,处于相似地位的西欧是一个可以团结和应该争取的力量,因此它愿意看到一个联合和自强的欧共体。欧共体而言,中国是在政治上承认它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是牵制苏联军事威胁的一支重要力量,还是欧洲联合的一个积极的支持者。这一时期,中欧经济交往虽然获得了迅速发展,但由于政治关系是主线,双边经济关系没有拓宽和深化到应有的程度,彼此相互重视的程度显然不足,尤其是中国作为潜在市场的重要性还未被欧共体认识。总之,这一阶段中欧关系虽然总体情况良好,但侧重定位于共同的抗衡苏联霸权主义威胁的外部需要上,并未形成坚实的政治与经济基础,加上中欧关系中一些固有矛盾,特别是意识形态与价值观念等深层面上的差异被淡化和掩盖了,故其受冷战格局解体的震撼是在所难免的,也不难理解六四事件后欧共体何以追随美国对中国实行制裁。

  1990—2005年是第二个阶段。经历了1989年中欧关系短暂的低迷后,欧共体于1990年10月决定逐步重建双边关系;1992年,中欧关系基本恢复正常,但对华武器禁运仍未解除,同年中欧还开启了环境对话。1994年,中欧展开新的双边政治对话,双方关系由此进入了一个具有战略意义转变的新阶段。1995年,欧盟委员会通过“中欧关系长期政策”的战略性文件,强调要同中国全面发展政治、经济和贸易关系,初步确立了欧盟对华战略性政策框架;这一年,在中国的建议下,中欧展开了一次人权特别对话。1996年,欧盟委员会又发表了“欧盟对华合作新战略”,将欧盟对华长期政策进一步具体化,再次强调欧盟对华政策的全面性、独立性和长期性,表示要进一步促进双方在经贸、科技、发展援助等领域内的交流与合作。1998年,欧盟委员会发表了“与中国建立全面伙伴关系”文件,表示要把欧中双边政治关系提高到与欧美、欧日同等水平上,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一年,中欧领导人首脑会晤机制建立,并在伦敦举行了第一次领导人会晤。2001年,欧盟委员会再发表“欧盟对华战略:1998年文件执行情况和促进欧盟政策更为有效的未来步骤”文件,提出了具体务实的中短期目标及行动要点。2000年5月,双方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达成协议。2003年,欧盟委员会进一步发表了“走向成熟的伙伴关系—欧中关系之共同利益和挑战”的政策性文件,表明欧盟对华政策在广度、深度、具体化、战略性、严肃性、明确性以及认真程度等方面都有明显进展。同年10月,中国发表“中国对欧盟政策文件”,这是中国首次针对某个特定地区或国家发表政策文件,显示了中国对欧盟以及中欧关系的重视。同年11月举行的中欧第六次领导人峰会决定,双方建立完全自主性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标志着中欧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2004年几乎成为中国外交的“欧洲年”,数位中国高级领导人访问欧洲,欧盟方面也有多个成员国及欧盟的领导人访问中国。2005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英国、德国、西班牙等国,进一步推动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向前发展。

  这一阶段是中欧关系发展的战略转折阶段,其基本特点是:在中国、欧盟和世界局势进一步发生重大变化(包括2003年伊拉克战争引发的国际政治震荡)的背景下,中欧在双边关系和国际问题上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共识与共同利益,同时也面临着新的挑战。欧盟出于自身战略的需要和重大实际利益的考虑,改变了它此前相对轻视亚洲与中国的政策,在发展中欧关系上展现了积极主动的姿态,发表了一系列涉及中国的重要政策文件。对此,中国方面做出了积极回应,并在确立双方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进程中采取了主动行动。中欧的迅速接表明,双方都在重新认识对方,并已从中得出了结论。另一个突出特点是中欧关系发展的全面性,以及中欧合作的领域不断扩大和深化。这一阶段,中欧良好的政治关系为双方在经济及其他领域关系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通过共同努力使中欧关系获得了全面发展,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与此相应,中欧各领域的合作突飞猛进,尤以经贸合作的成就最为突出。2004年,实现东扩后的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中国则是欧盟的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这一年中欧贸易额达到1772.8亿美元,比1975年时的24亿美元增加了将近74倍。欧盟一直是中国重要的外资来源地,截至2003年底,欧盟对华实际投资377亿美元。除了贸易和投资,中欧在其他一些领域的合作也富有成果。2003年,双方签署了《伽利略卫星导航合作协议》;2004年,双方签署了旅游协议;达成了关于建立环保对话机制的政治性协定,旨在重点加强在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和水资源等方面的合作;还续签了《中欧科技合作协议》。在这一阶段,中欧还举行了多轮人权对话,在亚欧会议机制内也进行了积极的互动与沟通。

  2006年至今可以算作第三个阶段。现实国际政治是复杂性,这也决定了国际关系的复杂性。进入2006年之后中欧关系开始出现微妙变化,其端倪始见于这一年欧盟委员会发表的题为“欧盟与中国:更紧密的伙伴、承担更多责任”的新对华政策文件,以及同时发表的另一个题为“竞争与伙伴关系——欧盟-中国贸易与投资政策”的对华贸易战略文件。文件从政治与经济战略、竞争与合作政策的角度,对欧盟与中国的关系进行了评估与展望;虽然主基调仍然是建设性的,但明显反映出欧盟对待中国的语气和方式发生了变化,其中夹杂着失望和不满。文件中严肃地表达了欧盟的关切,并明确提出了对中国的一系列不乏苛刻的要求,概言之就是要中国承担起更多的国际经济政治乃至环境责任。从近几年双边关系的实际来看,欧盟明显较以往更多地强调维护自身经济利益,在贸易谈判中有意提高谈判门槛,并频繁对中国出口产品实行反倾销调查,为中国经济的发展设置种种障碍;在政治上,则频频拿“人权”和“宗教自由”说事、找茬,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这种变化反映了中欧关系发展的复杂性和曲折性,中欧关系的确进入了一个调适和转型期。

  在当今国际体系内,中国和欧盟是两个发展水平和制度差异较大却又彼此互有需求、相互借重的行为体,这一特性决定了中欧关系的战略性和复杂性,也决定了其本身是一个不断调适和学习的过程。在中欧建交后的头20年里,中国经济上弱小,欧盟在各方面均处于领先地位,中国更多的是向欧洲学习,欧盟也因此习惯了对中国俯视。但后来中国迅速发展,迎头赶了上来,欧盟却渐渐感到了不平衡,开始强调维护自身利益,并要求中国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而中国也要求欧盟解除早已不合时宜的对华军售禁令,并希望欧盟尽早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强调各自的关切及向对方提要求,虽然凸显了中欧关系中复杂性和挑战性的一面,但这是双边关系调适和转型过程中的正常现象,属于“成长中的烦恼”。需要强调的是,中欧是重要合作伙伴,双方共同利益和相互依赖远远大于问题和分歧。2008年中欧贸易额达到4255.8亿美元,中国继续保持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地位,欧盟则仍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在当前国际金融和经济危机的阴霾下,中欧合作的意义和价值尤其显得重要和突出。还要指出的是,中欧依然认同彼此间的“战略伙伴关系”,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发展与欧盟的友好合作关系是中国外交的一项既定政策;欧盟领导人也重申,发展对华关系是欧盟的战略目标,欧盟是中国可信赖的伙伴。为了为发展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注入新动力,双方于2008年4月建立并启动了中欧(副总理级)经贸高层对话机制,该机制将成为双方增进互信、实现互利共赢的又一个重要平台。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中欧关系业已有了坚实的基础,展望未来,只要双方相互尊重,相互信赖,相互借鉴,合作共赢,中欧关系发展就一定会有更加广阔的前景。(赵怀普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关键词:
参考链接:

相关专题报道:

关于我们 - B2B研究中心 - 媒体报道 - 客户服务 - 分站招商 - 生意推广 - 专题荟萃

生意宝(002095) 版权所有        浙ICP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