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第一股 网盛生意宝(002095)旗下网站
生意宝国庆大型专题策划

中美大使级会谈:聋子间的对话

http://china.toocle.com 2009年09月08日15:43 中国网 点此复制全文转载!
生意社2009年09月08日讯

  新中国成立后,美国采取了敌视而不承认新中国政权的政策,但两国之间不仅存在着台湾这样的事关两国关系全局的问题,而且存在着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具体来说指,在中国有一些因违犯中国法律而被拘禁的美国侨民,以及朝鲜战争爆发后因侵反中国领空而被拘禁的美国军事人员,美国希望这些美国人员能够回到美国。

  另一方面,在美国的一些中国侨民和留学生在得知新中国成立后欣喜若狂,迫切希望回到新中国,却遭到美国政府的阻挠和无理扣留。但在美国,以麦卡锡为首对共产党人实行全面追查,并在全美国掀起了一股驱使雇员效忠美国政府的歇斯底里狂热。如当时在美工作,在新中国成立后急于回国的钱学森给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陈叔通,表达了其回国的强烈愿望,请求祖国政府帮助他回国。

  在1954年日内瓦会议期间,应美国代表的要求,中美出席日内瓦会议的代表进行了四次接触和商谈。日内瓦会议后,双方在日内瓦举行领事级会谈,一直持续到1955年7月15日,但没有取得任何实质的进展。

  周恩来在万隆会议期间发表声明表示,中国政府愿意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英国、印度尼西亚和印度都通过外交渠道,或者向中国政府表达愿意在中美之间转达口信,或者表示愿意进行斡旋,或者提出了一些缓和中美关系的具体步骤建议。

  在越来越多的国家都要求美国政府做出响应的情况下,美国于1955年7月13日通过英国向中国提出了中美双方各派一名大使级代表在日内瓦举行会谈的建议。经过磋商,中美双方确定将原来在日内瓦进行了将近一年的领事级会谈升格到大使级。

  中国对会谈采取积极的态度,对会谈确定了明确的方针:争取通过这个会谈解决一些问题,并为中美之间和缓和消除台湾地区紧张局势的高一级谈判做准备;在会谈中既要有坚定的立场,也要有协商和解的态度。

  1955年8月1日中美大使级会谈在日内瓦开始。中方的第一任谈判代表是中国驻波兰大使王炳南,美方的第一任谈判代表是美国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尤·阿·约翰逊。会谈开始后,经中国政府提议,双方确定了两项议程,一是“双方平民回国问题”,二是“双方有所争执的其他实际问题”。在第二项议程下,双方可以提出它认为应予以讨论的涉及到中美关系的问题。

  第一项议程是中美双方在日内瓦领事级谈判没有解决的问题,也是促成双方在日内瓦接触和大使级会谈的直接原因。为了推动会谈取得成就,在谈判开始的前一天,中国最高法院军事法庭按照中国的法律程序,判决提前释放被拘禁的11名美国间谍。

  谈判一开始,王炳南奉命通知约翰逊:中国政府在7月31日按照中国的法律程序,决定提前释放阿诺维等11名美国飞行员,他们已于7月31日离开北京,估计8月4日即可到达香港。我希望,中国政府所采取的这个措施,能对我们的会谈起到积极的影响。

  当王炳南谈到钱学森回国问题时,约翰逊老调重弹地表示:“没有证据表明钱学森要归国,美国政府不能强迫命令!”于是,王炳南便亮出了钱学森给陈叔通的信件,理直气壮地予以驳斥:“既然美国政府早在1955年4月间就发表公告,允许留美学者来去自由,为什么中国科学家钱学森博士在6月间写信给中国政府请求帮助呢?显然,中国学者要求回国依然受到阻挠。”在事实面前约翰逊哑口无言。美国政府不得不批准钱学森回国的要求。

  双方经过14次谈判,双方在1955年9月10日就平民回国问题达成协议,这也是中美大使级会谈所达成的第一项协议,也是唯一的一项协议。由于美国顽固不承认新中国的立场,协议的措施是以两个大使互相通知的方式公布的,而不是联合声明。通知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利坚合众国)承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美国人愿意返回美利坚合众国者(承认在美利坚合众国的中国人愿意返回中华人民共和国者),享有返回的权利,并宣布已经采取措施、且将继续采取措施,使他们能尽速行使其返回的权利。”中方通知美方委托印度政府,美方通知中方委托英国政府协助其平民返回本国。

  美国海军部次长曾表示,钱学森知道所有美国导弹工程的核心机密,一个钱学森抵得上5个海军陆战师!但是根据双方之间的协议,1955年9月17日,钱学携带妻子蒋英和一双幼小的儿女,踏上返回祖国的旅途。单从这一点看,中国大使级会谈就是成功的。

  在第一项议程达成协议后即进入第二项议程的讨论,中国提出了两项具体的议题,一是禁运问题;一是更高一级的中美谈判问题。

  美国方面对中国方面的建议,从程序上到实质问题上都进行了阻挠和拖延,最后终于提出了实质的台湾问题,但是却建议中美双方分别首先发表声明,“表示除防御以外将不在台湾地区使用武力”。后来一直坚持这种所谓双方在台湾的“单独和集体自卫”的权利外,“放弃使用武力”。

  在中美关系中互不使用武力是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但是在中美之间互不使用武力,决不能与中国以什么手段实现台湾与祖国统一这一完全属于中国内政的问题混为一谈。美国通过提出所谓“单独和集体自卫”的权利,就是要中国政府承认美国在中国的台湾有所谓的“防御权利”,也就是承认美国侵占中国台湾的事实,混淆台湾问题的国际方面和作为中国内政的台湾问题:前者是中美关系症结,其产生个根源是美国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后者则是中国的内政,是属于台湾海峡两岸中国人自己的事情。因此大使级会谈没有取得进展。

  直到1957年12月12日第73次会谈上,美国大使约翰逊通知中方,美方已经改委他的副手马丁为代表出席以后的会谈。鉴于马丁并无大使的身份,美国这种片面降低身份的作法违背双方的协议,大使级会谈一度中断。

  1958年6月30日,中国政府发表关于中美大使级会谈停顿问题的声明,向世人说明了中美大使级会谈停顿的原因,并要求美国政府在从该天起的15日内,派出大使级代表,恢复会谈。否则,中国政府就不能不认为美国已经决心破裂中美大使级会谈。

  美国国务卿杜勒斯第二天发表谈话,说如果中国同意改变会谈地点,美国将指派它驻波兰大使参加会谈。在中国提出最后期限的7月14日,美国政府发表声明,表示要在中国提出的15天最后期限过后的几天内指派大使级代表在新的地点恢复会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当即表示,美国要点面子,也是可以理解的。只要美国愿意迅速恢复会谈,就是再推迟几天也无不可。

  7月28日,美国指派其驻波兰大使雅格布·比姆为代表。中美大使级会谈在“八·二三炮战”后恢复,一直持续到1970年2月20日,共举行了136次会谈,持续时间长达15年之久,被称为“马拉松式谈判”。虽然关于实质问题的谈判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因此大使级会谈被认为是“聋子的对话”,但是,在中美没有外交关系的情况下会谈使中美之间保持了一个接触的渠道,对于减少两国关系中因不必要的隔阂而造成紧张发挥了必不可少的作用。(张清敏)

文章关键词:
参考链接:

相关专题报道:

关于我们 - B2B研究中心 - 媒体报道 - 客户服务 - 分站招商 - 生意推广 - 专题荟萃

生意宝(002095) 版权所有        浙ICP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