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第一股 网盛生意宝(002095)旗下网站
生意宝国庆大型专题策划

法国逼走台“大使” 中法建交取得突破

http://china.toocle.com 2009年09月08日15:55 中国网 点此复制全文转载!
生意社2009年09月08日讯

  中法都是具有悠久历史的大国,两国人民在历史上都曾创造过灿烂的文明。虽然两国实行不同的社会制度,双方也一度互相敌对,但是,两国外交政策许多共同点促使法国成为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而建交过程和方式则体现了双方各自的外交特点和原则。

  新中国成立后,法国政府表示不可能不顾美国的反对而与新中国建交。此后,法国先是支持并派军队参加朝鲜战争,后进行了以恢复法国在印度支那殖民统治的战争。中国派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而且支持印度支那人民的反殖民战争,不仅率先承认胡志明领导的越南人民民主共和国,打破了法国在印支恢复殖民统治的幻想,中法关系处于一种对立的状态。

  朝鲜战争的停止,特别中法在1954年日内瓦会议上斗争的同时,都做出了妥协,共同努力,促成了印度支那的和平,消除了两国关系中对立的症结。

  1958年,戴高乐在法国政府不断更替,政局很不稳定的背景下出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总统,在外交上奉行独立自主的政策,与中国外交共同点增多。戴高乐对美国的积怨已久,这次上台后有了进一步发展。戴高乐重新执政后决定退出北约,并要求北约将其司令部从巴黎撤出,这种在西方阵营内部反对美国的作法,不仅符合中国反对美国威胁的利益,而且与此时中国对苏联在社会主义内部常常以老子党自居的作法也提出批评和反对有很多一致的地方。

  在发展核武器方面,戴高乐认为法国要想在外交上独立自主,就必须拥有自己独立的核力量,法国拒绝了依靠美国核保护伞而放弃自己核计划的主张,中国则反对苏联把中国拉入苏联的全球战略,努力发展自己独立的核计划。在对美、苏、英三国签订的部分核禁试条约,中法都持反对态度。正如毛泽东对法国客人所说,在我们之间有两个根本共同点,一是不许有哪一个大国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不管是资本主义大国也好,社会主义大国也好,谁要控制我们,反对我们,我们是不允许的;二是两国经济上要加强来往。

  以上共同点使中法两国走到一起。1958年戴高乐重新执政后不久,就开始考虑与中国建交问题。中国也希望改善与法国的关系。但是由于双方的历史背景和国际地位不同,建交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首先,作为一个深受西方侵略和半殖民地统治而获得独立的国家,新中国始终把支持被压迫民族和第三世界国家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当作自己的责任和应尽的义务。因此,中国大力支持原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国家和人民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的斗争。而作为殖民地的宗主国,法国试图恢复其在原殖民地的统治。虽然印度支那战争以法国的失败结束了,在北非,阿尔及利亚人民反对法国恢复殖民统治的战争仍然进行,中国一开始便给他们提供了大量的支持。这是解决中法建交必须扫除的第一个障碍。

  此外,新中国自成立以来,始终把实现台湾与祖国的统一作为一项根本的任务。断绝同国民党残余势力的“外交”关系,是新中国与其它国家谈判建交前提条件。而法国政府一直与在台湾的国民党残余势力保持所谓的“外交”关系,这是中法建交必须跨越的第二个障碍,也是中法建交能否实现的关键。

  在建交谈判的初期,由于法国仍然在进行对阿尔及利亚的战争,法国希望中国先停止对阿尔及利亚人民独立斗争的支持。1961年国法国参议员密特朗(后来的法国总统)访问中国时表示,中法建交必须在阿尔及利亚问题解决之后。陈毅外长回答说:我们对中法建交可以等待,但我们对阿尔及利亚人民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的支持,将一直持续到他们的独立斗争取得最后的胜利为止。1962年2月,法国和阿尔及利亚签署了《埃维昂协议》,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这为中法关系的发展扫除了一个障碍。

  阿尔及利亚障碍跨越后,戴高乐授权曾于1957年访问过中国的法国前总理富尔再次访问中国。1963年10月,富尔携带戴高乐的访华,向中国领导人介绍了戴高乐和法国政府在对华政策上的态度,以及法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愿望。中国领导人阐述了中法两国在许多国际问题上的共同点。双方主要谈论了建交问题。富尔提出,法国准备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但希望中国不要坚持法国先主动同台湾断“交”。对于富尔提出的建交方案,周恩来总理提出,关于台湾问题,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认为“台湾地位未定”,这就不是一个小问题,那会引导到“两个中国”的道路上去;另一种情况是作为一个复杂问题,蒋介石集团和法国互设有领事馆,为摆脱这样一种关系,需要通过一些手续,这不是一个大问题。富尔肯定法国的问题属于后者。

  在富尔澄清了法国的立场后,周恩来总理提出了即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又体谅法国处境的方案,即在公开声明中不直接提到台湾问题,但要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接受法国的照会,并同意与法国建交并互换大使;内部默契中则必须明确以下几点:(1)法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自动地包含着这个资格不再属于在台湾的所谓“中华 民国”政府;(2)法国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不再支持台湾当局的代表;(3)中法建交后,在台湾当局撤回其驻法国的外交代表及其机构的情况下,法国政府应相应地撤回其在台湾的机构和人员。

  富尔在将中国的意见带回法国后,中法两国代表在瑞士就建交的具体事宜进行谈判。虽然在这期间美国频频向法国施加压力,法中还是很快达成协议并于1964年1月27日同时公布了建交协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法兰西共和国政府一致决定建立外交关系。两国政府为此商定在三个月内任命大使。”

  公报既没有提“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也没有提“台湾”问题,这是中国与其他国家,特别是与西方大国建交公报中很少见的。但是,公报只提到任命大使,并没有宣布于何时互换大使,为落实双方之间的私下默契,体谅法国的处境,不丧失原则又留了余地。

  建交公报发布的第二天,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作为代表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同法兰西共和国政府谈判并达成两国建交协议的。按照国际惯例,承认一个国家的新政府,不言而喻地意味着不再承认被这个国家人民所推翻的旧的统治集团。因此,这个国家的旧的统治集团的代表不能继续被看作是这个国家的代表,同这个国家新政府的代表同时存在于一个国家里,或者同一个国际组织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根据这样的理解,同法兰西共和国政府达成中法建交和互换大使的协议的。”

  尽管中法建交公报发表后,法国政府表示没有接受中国的先决条件,说中国政府的声明只是单方面的,尽管台湾当局也试图搞“弹性外交”,没有立即中断与法国的所谓“外交关系”,法国政府还是采取措施,一步步地逼走了台湾当局在法国的代表。中国政府以灵活而又坚定的策略既照顾了法国的处境,也落实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一部分”,“只有一个中国”的根本原则。

  法国不顾美国的反对,与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在西方对华关系中打开一个缺口,影响了国际力量的对比,也推动中国与西欧其它国家的关系出现了进展。(张清敏)

文章关键词:
参考链接:

相关专题报道:

关于我们 - B2B研究中心 - 媒体报道 - 客户服务 - 分站招商 - 生意推广 - 专题荟萃

生意宝(002095) 版权所有        浙ICP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