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第一股 网盛生意宝(002095)旗下网站
生意宝国庆大型专题策划

新中国外交60年:外交战线的41位巾帼大使

http://china.toocle.com 2009年09月09日15:04 《人物》 点此复制全文转载!
生意社2009年09月09日讯

  自1949年10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外交部常务副部长王稼祥为首任驻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特命全权大使(兼)以来,截至2006年3月16日胡锦涛主席任命原驻芝加哥总领事魏瑞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11任驻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特命全权大使的57年间,中国先后有887位高级外交官出任常驻各建交国家特命全权大使(含因病、故未赴任者,不含常驻各国际组织大使和其他外交代表机构大使衔负责官员)。这887位大使中,共有41位女性。这些女大使遍及亚非、欧美和大洋洲,总计40国,约占建交国总数的24.10%。她们是:丁雪松(前驻荷兰、丹麦大使)、龚普生(首任驻爱尔兰大使)、李珩(前驻塞浦路斯大使)、林霭丽(前驻芬兰、塞浦路斯大使)、王桂新(前驻荷兰、挪威大使)、祝幼琬(前驻希腊大使)、顾懋萱(前驻阿尔巴尼亚大使)、韩琍琍(前驻爱尔兰大使)、王弄笙(前驻巴布亚新几内亚、(西)萨摩亚大使)、张联(前驻斯里兰卡兼马尔代夫大使)、李金华(前驻新西兰大使)、唐湛清(前驻斯洛伐克大使)、谢月娥(前驻柬埔寨大使)、范慧娟(前驻爱尔兰大使)、赵宝珍(前驻马达加斯加兼科摩罗大使、科特迪瓦大使)、陈宝鎏(前驻缅甸、新加坡大使)、施燕华(前驻卢森堡大使)、吴珉珉(前驻叙利亚大使)、朱曼黎(前驻荷兰大使)、许月荷(首任驻马其顿大使)、于莲芝(驻赤道几内亚大使,因病去世未赴任)、吴筱秋(前驻白俄罗斯大使)、章颂先(前驻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大使)、傅莹(前驻菲律宾大使,现驻澳大利亚大使)、张小康(前驻爱尔兰大使)、周秀华(前驻卡塔尔大使,现驻叙利亚大使)、霍淑珍(前驻乌拉圭大使)、许镜湖(前驻马达加斯加大使)、丛军(前驻爱沙尼亚大使)、徐亚男(前驻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大使)、刘向华(现驻黎巴嫩大使)、陈美芬(前驻塞舌尔大使)、陈乃清(现驻挪威大使)、薛捍勤(现驻荷兰大使)、任小萍(现驻安提瓜和巴布达大使)、刘玉琴(现驻厄瓜多尔大使)、李蓓芬(现驻贝宁大使)、杨燕怡(现驻文莱大使)、杨秀萍(现驻立陶宛大使)、章启月(现驻比利时大使)和张金凤(现驻柬埔寨大使),约占全部驻外大使人数的4.63%。

  其中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任命了3名,已故国家主席李先念、杨尚昆各批准任命了2名和7名,江 泽民主席批准任命了21名,胡锦涛主席批准任命了8名。

  自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至今,已与亚非、欧美、大洋洲166个国家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除列支敦士登公国为领事级外交关系外,余均为大使级外交关系,不含摩纳哥公国),其中亚洲46国,非洲47国,欧洲41国,美洲23国,大洋洲9国。到1998年暮春,中国女大使的足迹已遍及亚非、欧美和大洋洲。其中欧洲最多,为14国,超过了欧洲国家的1/3;亚洲次之,为12国;非洲排在第三,为6国;美洲、大洋洲刚好“旗鼓相当”,均为4国。派驻女大使最多的国家是荷兰与爱尔兰,均为4任。中国驻爱尔兰的大使,男女刚好“平分秋色”,各为4任。中国驻荷兰的女大使,在30余年的11任特命全权大使中,也领“风骚”三分有一。派遣过两任女大使的国家,亚洲有两国:叙利亚、柬埔寨;非、欧、美各有1国,它们是:马达加斯加、挪威、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其余33国皆为1任。

  目前,在166个建交国中,中国已向165个国家(因索马里内战,中国驻摩加迪沙大使馆于1991年1月临时撤离)派驻了160位高级外交官担任特命全权大使(驻马尔代夫、巴勒斯坦、安道尔、圣马力诺、库克群岛大使分别由中国驻斯里兰卡、突尼斯、西班牙、意大利、新西兰大使兼任),其中女大使有12位。她们是:傅莹、周秀华、刘向华、陈乃清、薛捍勤、任小萍、刘玉琴、李蓓芬、杨燕怡、章启月、杨秀萍和张金凤,约占7.5%。2005年3月8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在这个全世界妇女共同的节日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任命了3位女大使,她们是:杨燕怡、章启月和杨秀萍。

  附带提上一笔,除了12位现任女大使以外,还有9位女总领事分布在亚欧、北美和拉美7个国家。她们是:驻(日本)札幌总领事齐江、驻(越南)胡志明市总领事高德可、驻(英国)爱丁堡总领事郭贵芳、驻(德国)慕尼黑总领事姚雅珍、驻(德国)法兰克福总领事谢俊平、驻(法国)马赛总领事兼驻摩纳哥总领事李小苏、驻(加拿大)温哥华总领事田春燕、驻(加拿大)多伦多总领事陈小玲和驻(巴西)圣保罗总领事李姣云。目前,中国在国外共设有55个总领事馆和7个领事馆,女总领事约占16.36%。这些女总领事实际上多数是“备选”或“候任”女大使,君不见,前驻乌拉圭大使霍淑珍,因病去世未赴任驻赤道几内亚大使于莲芝,现驻立陶宛大使杨秀萍就曾分别担任过驻(巴西)圣保罗、(厄瓜多尔)瓜亚基尔、(新西兰)奥克兰总领事馆的总领事。

  57年里产生的887位特命全权大使中,共有9对是伉俪。他们分别是:凌青(首任驻委内瑞拉大使,前常驻联合国代表(大使))和张联,李培宜(前驻多哥、扎伊尔大使)和赵宝珍,吴建民(前驻荷兰、法国大使,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及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和施燕华,王昌义(前驻吉布提、叙利亚大使,首任驻以色列大使)和吴珉珉,姜恩柱(前驻英国大使)和朱曼黎,谢锡勤(首任驻克罗地亚大使)和许月荷,查培新(现驻英国大使)和张小康,李建英(前驻苏里南、卡塔尔大使)和徐亚男,王光亚(现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大使))和丛军。

  出使印度洋岛国毛里求斯的高玉琛大使近日已在收拾行囊,即将飞赴路易港履新。他的夫人即前驻马达加斯加大使、现任外交部非洲司司长许镜湖,他们即将成为中国外交圈内第10对“伉俪大使”。

  女大使中,赵宝珍出使国家最多,为马达加斯加、科特迪瓦、科摩罗(兼)3国。丁雪松、林霭丽、王桂新、王弄笙、张联、陈宝鎏、傅莹、周秀华7位女大使先后出使2国,其余33位女大使皆为1国,已批准任命的驻赤道几内亚大使于莲芝因病去世未赴任。

  龚澎“罪状”:“想当女大使”

  

龚澎出访东德

  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外交部有造反派给乔冠华夫人、当时的部长助理龚澎女士贴大字报,“罪状”之一是“想当女大使”。据知情者回忆,受到运动猛烈冲击的龚澎其时不无自嘲地辩解道:“这真是从何说起!……”

  龚澎生前被周恩来称誉为新中国外交部女性的一面旗帜。她无疑是外交部建部以来最杰出的女性。1949年10月1日,一度是中共进入北平后华北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外交部街33号成了新中国的外交部。11月8日傍晚,在这里举行了外交部成立大会。12月16日,政务院第11次政务会议通过外交部所属机构工作人员任命名单,《人民日报》于18日全文刊登。在最初的8个司(委)的17位负责人中有引人注目的3位女性:龚普生、龚澎姐妹和著名的《大公报》记者杨刚。龚澎是外交部建部57年间第一位女司长。当时,她和国际司司长董越千是最年轻的正司级官员,年仅35岁!

  1964年,继曾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女战士张闻天夫人刘英之后,龚澎成为中国外交部半个多世纪里第二位女性部长助理。

  在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期间,龚澎担任以周恩来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发言人之一。在周恩来历史性的亚、非、欧14国之行中,她又是主要发言人,主持了很多记者招待会。嗣后,龚澎还是1965年最为中外传媒瞩目的陈毅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原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先生先后两次中外记者招待会的主持人。

  以今日之情势,龚澎出任大使当之无愧。但是,就建国之初到60年代前期一大批持节登程的特命全权大使而言,如与王稼祥、张闻天、彭明治、谭希林、姬鹏飞、袁仲贤、耿飙、黄镇、伍修权、韩念龙、王幼平等资深外交人士相比较,行政9级的龚澎显然稍逊一筹。故而造反派“揭露”龚澎“觊觎”女大使“宝座”,以证明其有“政治野心”。而龚澎也视“特命全权大使”为“可望而不可及”,安有“问鼎”之念!

  龚澎出身安徽合肥名门望族,生于日本横滨,长于南国羊城和黄浦江边,后来就读于燕京大学历史系,曾参加北平“一二·九”运动。1938年赴延安,历任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重庆中共代表团秘书,北平军调部中共代表团新闻组长,重庆《新华日报》记者。1946年后化名“钟威洛”,在香港主编《中国文摘》。

  未名湖畔,宝塔山下,太行山麓,嘉陵江边,十里洋场,古都北平……龚澎不寻常的一生是在中国人民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中度过的。从抗战岁月的重庆开始直到不幸因病去世,她在周恩来身边和直接领导下工作长达30年,深得周器重和赞赏。王安娜赞叹她“像是画中描绘的美人”;费正清断言她是“环球新闻界一个最出类拔萃的妇女”;爱泼斯坦一直记得她“沉着、热情、应付裕如地周旋于外国记者之中”;美国有影响的评论家说:一见到她,“就会使优柔寡断的自由主义者感到无地自容,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真正坚强而又富有献身精神的人。”韩素音深沉地写道:“她有才华和耐心,有坚强的个性,有不可动摇的信念和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忘我精神。”

  为了神圣的抗战,龚澎在弯弯曲曲的太行山道上与蜜月未满的夫君刘文华(彭德怀的秘书)含泪握别,从此天人永隔。1942年冬她在陪都枣子岚垭重庆印刷厂宿舍冯亦代寓所第一次见到风神俊逸、气度不凡的乔冠华,美丽的大眼睛里秋波萦转,令深陷失恋痛苦的乔冠华心旌摇荡,对大洋彼岸女钢琴家姚锦新的不堪回味的刻骨相思终于打了结……

  1970年9月20日她因脑溢血,不幸英年早逝,年仅56岁。许多西方新闻界同人都为她这样一位才华出众、勇于献身的女性的去世而深表哀悼……

  毛泽东“钦点”章含之

陪同尼克松游长城

  已故总理周恩来很早就注意到女外交官的培养与使用。前驻塞浦路斯、芬兰大使林霭丽亲耳听到周总理说过:“我们绝不会歧视女同志。外交部的女同志只要自己争气,肯努力,都会有前途!”70年代初,他老人家在一次使节会议上针对当时女外交官的外交衔大多不对外的现象问道:“女参赞为什么不能对外呢?”姬鹏飞夫人、外交部干部司副司长许寒冰女士插话说:“已经任命了……”周恩来听罢又说:“女同志也可以当公使么!”可惜周恩来没有等到这一天。当前外交部礼宾司司长,苏丹、埃塞俄比亚、奥地利大使俞沛文先生的夫人顾以佶出任中国常驻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公使之际,敬爱的周总理辞世已将近四年了……

  毛泽东到底是“大手笔”,气魄不同凡响。早在70年代初期,他就属意自己的“英语老师”、章士钊养女章含之。章士钊先生与毛泽东有不同寻常的旧交新谊,毛泽东亲自下令将“老师”章含之调入外交部。章含之跨进了外交部大门,分配在亚洲司四处,从科员而至副司长,升迁速度非比寻常。毛泽东不仅“钦定”章含之参加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以后的第26届联合国大会,甚至在70年代初就曾点将,属意其为中国第一位女大使出使渥太华。其时,章不过30出头。如果此议付诸实施,那新中国外交史上派遣女性大使的历史就是另外一种写法了。只是章含之为情所困,终作罢论。彼时,章告诉正在追求自己的乔冠华:“我对主席说,如果我去当大使,那就派你去当我的参赞。”这当然只是热恋中的情人的悄悄话。章含之在史家胡同51号传达室里“不假思索”地做出了不去出任女大使,留下来同乔冠华结婚的决定。她说:她“从来没有后悔过”。毛泽东还曾对章含之说过:“我们现在需要女外交家,我看我这个章老师可以,又能说又能写。……你要到外交部,当女发言人!”不过,70年代初,外交部还没有设“发言人”,遑论女发言人!外交部第一位女发言人是李金华,她的登台与毛泽东构想的时间相差了整整15年!

  章含之的生母“康克令小姐”谈雪卿一度是上海永安公司文具柜的普通女售货员,她的生身父亲是国民党政府军事参议院院长陈调元之子陈伯权。据章含之自述,她出生8个月后,生母谈雪卿就决定抛弃这个女孩。生父陈伯权要这个孩子,但谈雪卿就是不给。谈没有办法对付这个权势大的家庭,就要把孩子送给“下只角”(上海俚语,下等居住处)的黄包车夫。这可能是一个弱女子在当时唯一的反抗办法。律师章士钊出来调停也没成功,就说:干脆给我得了。他就把孩子要过去了。

  1949年11月下旬,章含之随养母奚翠贞女士一起登车北上,来到刚刚获得新生的古都北京,与国共和谈破裂后留在北京的章士钊先生会合。刚满14岁的章含之于1950年初进入贝满女中初三年级就读,旋与和自己相差3岁、刚刚考上燕京大学经济系的青年才俊洪君彦相识并相爱。少女时代的章含之曾幻想当文学家,跻身作家之林,留芳中国当代文学史;也酷爱戏剧而“优孟衣冠”,更有志于祖国的水利事业,渴望到黄河中游著名的三门峡一显身手。但是,她最终却迈进了美丽的“北外”校园。在4年的大学生涯里,章含之演过全本萧伯纳的《Augustuss Does his Bit》,还扮演过莎翁不朽名剧中的黛丝德蒙娜。章含之1957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后留校任教,很快与后来成为北京大学著名世界经济学者的洪君彦结合。这桩在世人眼里堪称美满的“才子佳人”式婚姻在维持了17年后于1973年3月宣告破裂。在经历了一番周折后,章含之和乔冠华结为百年之好。粉碎“四人帮”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章含之与乔冠华一起受到审查。尔后她陪同乔走完生命旅程里最后一段落寞岁月。

  章含之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最后一个公职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部主任。在此之前,她于1987年调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任国际部主任。如今,年届古稀的章含之在养父的故宅史家胡同51号里回忆过去,不断地有文章、书籍问世。

  新中国第一位女大使丁雪松

首任女大使丁雪松(中)

  1976年金秋,粉碎“四人帮”后,气象更新,国门渐开。1977年8月31日,两度出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的已故资深外交家秦加林先生出使北欧雪国丹麦。这位年届花甲的前驻叙利亚、摩洛哥大使很快发现,有不少外国女大使驻在这美人鱼的故乡。哥本哈根的外交使团里,英国女大使很能干,南斯拉夫和伊朗的女大使也有上佳表现。恰好同一年,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丁雪松女士率团出访北欧5国,此行的最后一站就是丹麦。在哥本哈根,丁雪松见到了上任伊始的秦加林。丁、秦两人一向熟稔,故而秦加林与夫人金华彬在大使官邸热情设宴招待丁雪松一行。秦加林极尽东道主之谊,不仅腾出自己的官邸让丁雪松下榻,还专门拨冗陪同丁雪松参观游览。闲谈中,秦加林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里女大使很多,咱们中国也应该派一位女大使来呀!你也可以当女大使嘛!”“我哪行呀!”丁雪松一笑了之,她只是把它当作一个玩笑。

  然而,天下的事竟有这样凑巧,秦加林那次茶余饭后的闲谈竟戏剧性地应验在丁雪松身上!5年之后,丁雪松就以泱泱中国特命全权大使的身份住进了当年她暂居的这座金碧辉煌的大使官邸!这难忘的一天是1982年5月17日。而在此之前三年,丁雪松已经作为新中国第一位女大使出使荷兰。

  原来,秦加林倒真是有心人,接待丁雪松之后,他很快致函外交部有关领导同志,正式建议国内注意选拔女性大使。秦大使在信中恳切陈词:“中国可以当女大使的人选不少,如丁雪松、龚普生、杨清华……”这位抗战时期新四军苏北根据地《盐阜大众》的首任总编辑开出了一张长长的名单。当年,他就是发现、造就后来成了著名作家的陈登科先生的大“伯乐”。龚普生是龚澎的胞姐,前外交部常务副部长章汉夫的夫人。前驻索马里、苏丹、意大利大使张越的夫人杨清华抗日战争时期就是独当一面的女县长,她是秦加林的老同事,秦大使知之甚深。1954年秦加林自华东奉调进京,稍后出任外交部机关党委办公室主任,当其时也,副主任就是杨清华。她后来虽说没当女大使,但却在顾以佶之后,成了新中国的第二位女公使。

  之后不到两年,丁雪松和龚普生果真成了新中国的第一批女大使。1979年1月18日晚上,应中国政府邀请,荷兰王国外交大臣范德克劳和夫人一行在严寒中乘飞机抵达北京。翌日晚间,外交部长黄华设宴为范德克劳一干要员接风洗尘,中方陪同人员中出现了一位引人注目的女性:中国新任驻荷兰大使丁雪松……

  1979年2月5日,丁雪松乘飞机前往海牙。权威的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在发表丁雪松赴任的消息的同时,还破天荒对这位新中国的第一位女大使作了简短的介绍。

  1979年2月23日,丁雪松驱车前往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附近的苏斯德克宫向朱丽安娜女王递交国书……

  丁雪松曾用名丁正兰,因酷爱雪中挺立的青松而改现名。她1918年生于四川省巴县木东镇。早年就读于巴县木东小学、重庆文德女子中学、省立女子职业学校。1936年考入重庆川康银行任职员,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救亡运动。1937年11月经漆鲁鱼、罗清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初到达延安,入抗日军政大学第三期。1939年入延安中国女子大学高级研究班。从1941年12月起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李鼎铭先生秘书。1944年调任中共中央西北局调查研究室研究员。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不久与丈夫去朝鲜工作。丁雪松的丈夫就是中国籍的朝鲜著名作曲家郑律成,《延安颂》、《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等即是其不朽的传世之作。

  在朝工作期间,丁雪松历任朝鲜黄海道宣传部干部、朝鲜劳动党中央侨务委员会秘书长、朝鲜华侨联合总会委员长。1949年任中国东北人民政府驻朝鲜商业代表团代表等职,并兼任新华社平壤分社社长。她是新华社第一位派驻国外分社的女社长。

  1950年秋自朝鲜回国后,丁雪松历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朝鲜处副处长,中共中央国际活动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国务院外事办公室秘书组组长。1964年经周恩来总理亲自提名,升任国务院外事办公室秘书长。1971年起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秘书长、副会长。1979年1月,丁雪松调入外交部后即出任中国驻荷兰大使。

  丁雪松是中共第八、十二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在数十年的外交生涯里,丁雪松曾作为中国妇女代表团成员出席了1957年在科伦坡举行的亚洲妇女会议。1958年、1960年先后访问柬埔寨、越南、日本等国。1970年代曾率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代表团访问北欧、拉美国家,还曾率大型国家艺术团访问法国、加拿大等国。

  丁雪松出使海牙,不仅在荷兰而且在国际上也引起了较大的反响。当时海牙使团130余位大使中还有两位女大使:美国大使约瑟夫夫人和匈牙利大使拜布里奇·安娜。不少外国媒体就此发表评论,认为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反映了中国妇女地位的提高,中国妇女界也有杰出外交人才。

  丁雪松飞抵荷兰的当天,约瑟夫夫人就派人送花篮到使馆,表示祝贺。在中美建交的最初日子里,年轻的约瑟夫夫人对中国女大使表示了空前的热情。约瑟夫夫人因喜欢户外活动曾邀请丁雪松一起骑自行车郊游。但遗憾的是,丁雪松当时已年逾花甲,只好婉言谢绝。

  丁雪松还在1980年4月的最后一天有幸亲历了荷兰两位女王--71岁的朱丽安娜女王退位和42岁的贝娅特丽克丝公主即位的庆祝大典!在贝娅特丽克丝登基的前日,丁雪松以中国政府特使的身份向女王赠送了一个花鸟大瓷瓶……

  让丁雪松永远扼腕叹息的是,由于荷兰政府的短视,在“潜艇事件”风波中,她结束休假后未能返回任所,而是留在国内“待命”,直至最后中荷两国外交关系降格后被遗憾地正式“召回”。

  1982年3月8日,丁雪松被任命为中国驻丹麦特命全权大使。

  1982年5月18日,丁雪松一行飞抵哥本哈根的次日,下午3时半,丹麦女王的侍从男爵乘坐一辆皇家轿车来到大使官邸。这位身着红黑两色绣金宫廷礼服,腰佩镶嵌金色花纹宝剑的宫廷官员身上充溢着十足的皇家气派。皇家轿车载着丁雪松一行驶往丹麦玛格丽特二世女王的夏季行宫。在隆重的呈迎国书仪式开始之前,丁雪松被引至接见大厅,女王的夫君亨里克亲王一脸微笑,热情地用中文向丁雪松致意:“你好,欢迎!……”

  在出使哥本哈根期间,丁雪松为中丹经济合作的一个大项目--引进世界一流水平的啤酒设备,建成中国最现代化的华都啤酒厂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她为此获得了“啤酒大使”的美誉。

  1983年7月初,美国驻丹麦大使馆一等秘书墨菲在同中国使馆二等秘书交谈时说:在中国驻丹麦使馆崔参赞离任招待会上第一次见到中国女大使丁雪松女士,很有风度,可惜没有交谈,因身份差异,不便打扰……美国也有女大使,如驻肯尼亚大使秀兰·邓波儿,美貌有余,但才华不足,不像中国女大使,给人以聪颖和有气魄之感。

  丁雪松是新中国第一位女大使,也是第一位派驻欧洲国家的女大使,第一位先后出使两国的女大使。

  龚普生缘结联合国

龚普生近影

  秦加林名单中提到的龚普生,后来成了第二位女大使、首任驻爱尔兰大使。

  龚普生是安徽合肥人,1913年生于上海。父亲龚振洲是清末著名革命党人,老同盟会会员。孙中山在广州建立中华 民国军政府后,龚振洲任虎门要塞总指挥。母亲徐文是黄兴夫人徐宗汉的堂妹。龚普生幼年随父母流亡日本横滨,回国后曾就读于上海圣玛利女中,1932年考入北平燕京大学经济系。1935年12月参加北平“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任燕京大学学生自治会副主席,曾在燕大临湖轩主持外国记者招待会。1936年6月自燕京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任上海基督教女青年会干事。1938年3月经王明远(上海学生会救亡协会党团书记)、陈修良(浙江省省长沙文汉夫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年二战爆发前夕,龚普生出席了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世界基督教青年大会。归途中又出席了在巴黎召开的世界青年大会。

  1941年9月龚普生赴美国,入哥伦比亚大学,获硕士学位。嗣后,她去过许多美国著名大学,足迹遍及大半个美国,与罗斯福总统夫人、黑人歌唱家罗伯逊、女作家赛珍珠等知名人士相识,宣传抗日。稍后回国。1944年末,龚普生应赛珍珠之邀,再度赴美。龚普生一生与联合国结缘,不仅有幸目睹联合国的诞生,而且也是最早任职于联合国的中国人之一。1945年秋,联合国正式成立。不久,龚普生经人介绍供职联合国。她最初在人权委员会从事19世纪南非开采金矿过程中虐待歧视黑人的有关法规的研究,参加编纂联合国人权年鉴,起草人权宣言等文件,后任联合国秘书处研究员。

  1948年龚普生离开美国经香港进入平山西柏坡党中央驻地,任中共中央妇女工作委员会委员。她乘轮船离开香港时,与著名作家杜宣先生假扮“夫妻”,先到大连,最后进入解放区。

  1949年11月初,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正式成立后,龚普生任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是新中国外交部第一位女性副司长。目前,当年外交部各地区业务司(委)的17位正副司局级官员唯有高龄九三的龚普生“硕果仅存”了!嗣后,龚普生历任外交部国际司司长、顾问,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中国红十字总会副会长。1979年11月29日被任命为中国首任驻爱尔兰大使,此时她已66岁高龄。她是新中国160余位首任大使中第一位女性。

  1950年12月,龚普生以助理身份,随大使衔特派代表伍修权将军赴纽约成功湖控诉美国武装侵略台湾的罪行。她是最早代表新中国来到联合国的女外交官。此后,她还参加了第19届国际红十字大会、第二次日内瓦会议、亚非经济会议等国际会议。1978年后,龚普生先后出席了关于裁军问题的第十届特别联大、第三十四届联大,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国际政治专家小组会议。

  龚普生是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中华民主妇联)候补代表,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妇联第一、二、三、四届执行委员,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理事、常务理事,中国联合国协会副会长,外交学院兼职教授。

  龚普生的丈夫是前外交部常务副部长章汉夫(原名谢启泰),江苏省武进县人。这位参与了新中国成立至“文革”前夕近20年一系列重大外交事务的外交家是周恩来、陈毅两位外交部长的主要助手,也是新中国外交部建部以来的半个多世纪里64位副部长中任期最长的一位。他早年留学美国、苏联,抗日战争时期曾任重庆《新华日报》总编辑。1949年秋在上海与龚普生喜结良缘。

  1945年章汉夫和陈家康曾随董必武赴旧金山出席联合国制宪会议。上个世纪50年代,章汉夫随周恩来参加第一次亚非会议(万隆会议)。60年代又随陈毅参加第二次日内瓦会议,任中国代表团副团长、代理团长。

  张联:满洲里奏响外交序曲

第一对“伉俪大使”:凌青(左)和张联

  张联与凌青是新中国外交界第一对“伉俪大使”。

  前驻斯里兰卡兼马尔代夫大使张联1930年生于吉林省九台县。10岁丧父后,家道很快破落,她便投奔吉林市的堂姐家。张联在吉林市度过了难忘的少女时代。她靠自己的努力与奋斗,以优异成绩考入吉林市女中。初中毕业后,张联又考取了吉林女子师范学校高中部。1948年3月8日第四野战军以横扫千军之势解放了吉林。人民政府决定将所有高中合并成立市联合高中,张联在那里仅仅读了半年便报名考取了当时还属于部队编制的哈尔滨外国语专门学校。

  地处南岗大直街的哈尔滨外专的前身是1946年创办的东北民主联军附设的外国语学校(以延安外国语学校俄文系为基础筹建),主要目标是为军政机关培养俄语翻译干部。给张联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哈尔滨外专副校长、后来担任上海外语学院院长的已故老教育家王季愚女士,以及那些风华正茂的同窗学友:后来成为特命全权大使的张大可、滕绍志、侯志通、王钢华,以及阎明复、齐怀远……

  建国伊始,东北边境颇有异国风味的边陲小镇满洲里是我国与外部联系的主要口岸,亦是我国到苏联及东欧各国出入境的必由之地,故外交部在此专设常驻机构。1950年暮春,入党不久、年方二十的张联就在这里迈出了她长达40余年外交风雨历程里稚嫩的第一步。还差几个月就毕业的张联因工作需要匆匆来到外交部驻满洲里办事处曾远辉处长帐下充任一名普通的俄语翻译。这位曾处长与后来成为张联夫君的凌青都是延安外国语学校英语系A班的高材生。在新中国成立的最初日子里,“人满为患”的满洲里异常繁忙热闹。在这里忙个不亦乐乎的张联目睹了赴任东欧各国的将军大使消失在茫茫雪原,也目睹了如“过江之鲫”般涌出国门的青年学子依依不舍挥别祖国:骆亦粟、项钟圃、陆济新、李锡龄、丁原洪、唱鸿声、刘铁生……后来他们都成了张联的外交同行。前罗马尼亚驻华大使罗明先生到北京履新时还不无幽默地对张联说:“您是我当年见到的第一位中国政府官员……”

  张联第一次走出国门是1954年,那是罗明大使的故乡罗马尼亚。3年后张联转赴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她历任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文化处职员,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随员。

  1961年到1991年的30年外交岁月中,张联“三进三出亚洲司”。她在亚洲司“长大”。1961年张联离任雅加达,来到外交部第一亚洲司二处(巴、缅、阿富汗)。1975年深秋,张联随凌青出使拉美的委内瑞拉,任使馆二等秘书,第一次离开亚洲司。3年后,张联回国后又进入亚洲司。1980年秋,张联第二次离开亚洲司赴纽约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一等秘书、主管亚洲事务的参赞。5年后,张联第三次进入亚洲司,任三处(东南亚)副处长。在漫长的岁月里,张联几乎和所有的亚洲司司长共过事,如章文晋、张彤、刘春将军、陆维钊、杨振亚、徐敦信、王英凡等。她从普通科员起步,经副处长、参赞以至于副司长。也许是某种巧合,张联1965年升任第一亚洲司四处副处长之际,便是主管印度、尼泊尔、锡兰(斯里兰卡)事务,26年后,她代表祖国踏上斯里兰卡这片充满热带风情的国土。1991年9月张联被任命为驻斯里兰卡大使兼驻马尔代夫大使,她是第一位身兼二任的女大使。

  1995年3月,张联率中国代表团出席了在法国巴黎举行的柬埔寨重建第三次国际会议。

  张联的丈夫凌青大使1923年4月生,福建省福州市人。1941年入北平燕京大学经济系学习,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中共北平地下党活动。同年12月转入北京大学经济系。1942年7月进入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任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敌军工作部干事。1944年赴延安后任中共中央军委外事组翻译,中共中央外事组研究处第一科科长。

  1949年10月起在外交部工作,任美洲澳洲司美国科科长。1951年7月起,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机要办公室主任、翻译队队长。1953年底回国后历任外交部美洲澳洲司副专员,驻罗马尼亚大使馆一等秘书,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一等秘书,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欧美司负责人,国际条约法律司副司长。1975年任驻委内瑞拉首任大使。1978年任外交部国际条约法律司司长。1980年至1985年任常驻联合国代表、特命全权大使。期间,曾任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出席第三十五届至第三十九届联合国大会,任副团长。

  1985年以后,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福建省政协常务副主席。1993年起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赵宝珍出使三国

  

出任驻马达加斯加大使的赵宝珍(左)

  现在来说出使国家最多的女大使赵宝珍,她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至本世纪初,先后出使非洲马达加斯加、科摩罗(兼)、科特迪瓦3国。

  祖籍河北省束鹿(辛集)的赵宝珍大使1943年生于天津。她出身于革命干部家庭,在海河之畔度过了整个难忘的少女时代。1950年代后期,她进入享誉燕赵的天津女一中(其前身即为颇负盛名的河北女子师范学校)就读。

  赵宝珍的第一位人生老师是严慈兼一身的父亲赵达先生。这位擅长杂文的前天津市文化局局长抗战时期即投身革命,并在《晋察冀日报》工作多年。其时,这家晋察冀边区机关报的“老总”就是“文革”初期因《燕山夜话》、《三家村札记》而罹难的著名报人、学者邓拓先生。1961年初夏,当华北大地青纱帐起、万物荣茂的时候,豆蔻年华的赵宝珍面临新的抉择。少女时代的赵宝珍酷爱数理化,高三那年,她很自然地分在了理科班。但是赵达先生却希望女儿搞外交。在一个繁星闪烁的静谧夜晚,赵达郑重其事地把女儿叫到跟前,他说:“爸爸希望你能报考提前招生的外交学院……”赵宝珍没有多加思索,便毫不犹豫地依了爸爸。还是在赵宝珍孩提时代,赵达先生就开风气之先,为子女请了一位滞留天津、已加入中国籍的白俄老太太专门教授俄语,这种氛围和熏陶一直留在赵宝珍的记忆里。更主要的,赵宝珍一向非常敬佩爸爸,这种敬佩已近乎崇拜。于是,她毅然地割断了对数理化的依恋与钟情,考入外交学院法语专业。

  一生与非洲结缘的赵宝珍的两位外交老师是陈毅元帅和黄镇将军。在外交学院的美丽校园,外交部长兼外交学院院长陈毅针对当时学校片面提倡劳动的错误倾向.积极鼓励学生努力学好文化。他对包括赵宝珍在内的莘莘学子说:“我是外交部长,不是劳动部长。我办的是外交学院,不是劳动学院。广大学生要像达摩祖师那样面壁3年!”“要把外语学好。搞外交的,要同外国人打交道,你外语学得不好怎么能同外国人交往呢?外语学不好影响工作。我们在日内瓦会议期间,中国翻译的翻译水平高,连语气都翻译出来了,外国人很佩服……”这一番话成为赵宝珍努力学习的动力。

  赵宝珍于1964年提前毕业分配至外交部,旋赴新建的中国驻法国大使馆任学习员。中国驻法国大使、资深的将军外交家黄镇送给赵宝珍的“见面礼”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小小的考试。黄大使让自己的翻译蔡方柏(后任驻瑞士大使、法国大使)担任主考,考一考赵宝珍这帮年轻学子学养的深浅。也许是蔡方柏--这位赵宝珍的学长“手下留情”,他只让赵宝珍等人翻译一段巴黎电话里的“1分钟新闻”。但是,一拿起话筒,赵宝珍的所有良好感觉顿时无影无踪。电话里说得那样快,简直像是“爆黄豆”,完全不是昔日课堂里教授们那种优哉优哉、抑扬顿挫的韵味。赵宝珍发懵了,她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的听力不行,远远赶不上那种语速。一分钟下来,赵宝珍的额头冒汗了,竟然没有听懂几个词。“年轻人,刚刚走上工作岗位,新的环境不一定适应……”黄镇大使开了腔,“你们要好好学习!”将军的话听起来浅显易懂,细细咀嚼却意味深长。赵宝珍感到温馨里饱含着压力,严肃中又寄托了期望--一种父辈般的殷切期望。

  刚果(布)总理拉乌尔访问处于“文革”狂热中的中国时,赵宝珍奉召自汕头牛田洋海涂农场星夜赶回北京参加接待工作。在灯火辉煌的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她有幸与周恩来总理同坐首席桌。当1970年漫天瑞雪飘飘扬扬的时候,赵宝珍终于回到了北京,进入外交部翻译室法文组(处)。虽然以后的日子也有波澜,但是经过了急流险滩,赵宝珍航程基本风顺帆直……

  赵宝珍在1969年之后出任外交部办公厅翻译处法文组副组长、组长。翻译室单立后又任法文处处长。1985年5月初,赵宝珍42岁即出任外交部翻译室副主任兼法文处处长。尔后,又先后任中国驻多哥、扎伊尔大使馆政务参赞等职。1994年5月赵宝珍被任命为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兼任驻科摩罗大使,是中国派驻非洲国家的第一位女大使。1999年改任驻科特迪瓦大使。赵宝珍是继张联之后第二位“一身兼二任”的女大使,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出使过3国的中国女大使。

  赵宝珍的丈夫李培宜是北京通县人,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曾先后担任中国驻多哥、扎伊尔大使,外交部国外工作部部长。他们是中国外交界继凌青、张联之后的第二对“伉俪大使”。

  施燕华:双“兔”傍地走

1982年邓小平会见尼克松、施燕华(后右)任译员

  新中国外交史上第17位女大使施燕华祖籍浙江镇海,1939年生于上海。在上海度过自己整个少女时代的施燕华曾就读于上海万竹小学、敬业中学。豆蔻年华,如梦花季,看了苏联电影《乡村女教师》,施燕华的偶像是影片主人公,那个可爱的女教师华尔华拉。以后为姐夫抄稿子,又萌生了当教授的念头。大哥是个无线电技术员,施燕华后来又对工程师充满美好憧憬。但是她终究走上了辉煌的外交官之旅……1958年她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彼时,后来成为施燕华丈夫的吴建民已在这所中国最著名的培养外语人才的高等学府的法语系学习了3年。由于吴建民是“北外”最后一届四年制学生,因此他俩在这个美丽的校园里仅仅“同学”了1年,不过当时他们谁也不认识谁。1963年施燕华毕业后又考上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研究生,师从王佐良、周煦良等。1965年9月研究生毕业后入外交部。

  中国前驻卢森堡大使施燕华是在翻译处揭开自己近40年外交生涯序幕的。从朝霞般绚丽的少女时代到硕果累累的人生之秋,施燕华有20年时间在翻译室度过,相当她整个外交生涯的1/2。那些美好的岁月可以用“三进三出”“一言以蔽之”。1965年9月“一进”翻译室(处),然后于1971年11月卸任去了联合国。1975年2月离任纽约重返翻译室,这一呆就是10年!然后去了比利时,任布鲁塞尔中国大使馆、驻欧共体使团的政务参赞。1990年底离任返国第三次来到翻译室,继王弄笙后出任翻译室主任,直到她被任命为驻卢森堡大公国特命全权大使,第三次离开翻译室。

  施燕华的译员生涯可追溯到60年代中期。她做过周恩来、华国锋、邓小平、李先念等中央高层领导的英语翻译。在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的最初10年里,施燕华曾数十次担任邓小平与外国政要会见时的翻译。这期间她最深切的感受就是这位中国改革的总设计师“没有一句'废话'”!为敬爱的小平同志做翻译的那些难忘日子,是她近40年外交生涯中最美好的一页。施燕华参加了大部分美国政要如尼克松、福特、里根、基辛格、舒尔茨等人来访的接待工作。还参与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中美3个公报中两个公报(中美建交公报、中美关于美国售台武器谈判的“八·一七”公报)的谈判。还曾随邓小平、邓颖超、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足迹遍及亚非、欧美、大洋洲数十国。

  在漫长的外交旅程里,施燕华曾两度供职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历任随员、三等秘书、参赞等职。

  1998年春,从卢森堡离任的施燕华任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及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公使。她是50余年来,中国常驻国际组织代表团的第2位女公使。1998年秋,任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

  施燕华的丈夫吴建民是江苏省南京市人,北京外国语学院法语系研究生。在最初的外交生涯里,他曾担任毛泽东、周恩来、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法语翻译。

  上个世纪80年代后,吴建民历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驻比利时大使馆兼欧洲共同体使团政务参赞。90年代初,从布鲁塞尔卸任归来的吴建民和施燕华是中国外交部各地区业务司(局)中唯一的一对正司级高级官员夫妇。

  吴建民1990年出任外交部发言人、新闻司司长。而后,历任驻荷兰、法国大使,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及其他国际组织代表(特命全权大使)。吴建民现任外交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发言人、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际展览局主席。

  吴建民、施燕华伉俪是中国外交界第三对“夫妇大使”,也是中国外交界第一对同时在任的“夫妇大使”。1994年秋,同龄属兔的吴建民、施燕华差不多同时持节登程,分赴海牙、卢森堡任所,仿佛是“傍地”同行的“双兔”。

  朱曼黎:香江之水通海牙

朱曼黎大使(前中)

  前驻荷兰大使朱曼黎和其夫婿、见证了中英关系整个转折时期的外交家姜恩柱有幸成为外交圈内的第五对“伉俪大使”。

  在黄浦江边编织过许多少女梦的朱曼黎在被誉为中国第三代外交官“摇篮”的北京外国语学院与姜恩柱同窗共读四载后终成眷属。她在出使海牙成为新中国外交史上第十九位女大使以前曾长期投身民间外交。在中国人民外交学会成立后的55年间,朱曼黎是继著名外交家姬鹏飞将军夫人许寒冰女士后的第二位女性副会长。就在姜恩柱大使赴伦敦履新后不久,朱曼黎大使也收拾行装,踏上外交生涯新的征程。

  让朱曼黎以及她在海牙的大使官邸为中外媒体关注的是1996年暮春时节中美、中英外长的海牙会晤。

  距离海牙市区不远、通往阿姆斯特丹方向的荷兰国家N44号公路旁赏心悦目的树林和牧场里,掩映着一幢两层红墙小楼,这就是中国驻荷兰大使朱曼黎的官邸。N44号公路的一条岔路路口,便是朱大使官邸的第一道大门。官邸内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乳黄色的水仙花盛开在小路两边。1996年4月19日,一片绿意正浓的草坪后面,一楼会议室里相继举行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与克里斯托弗国务卿、里夫金德外交大臣的会谈。作为中国派驻荷兰的最高外交代表,朱曼黎有幸参与其中。很多中外观众就是从电视荧屏上认识了这位到任海牙不久的中国女大使。

  不过,朱曼黎大使多年来“曝光”露面的频率远不及夫婿姜恩柱。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姜恩柱1938年12月14日生于江苏高邮三垛镇三桥口一个普普通通的劳动人民家庭。父亲姜国华因不堪生活重压,年纪轻轻便抛却妻儿老小,撒手人寰。姜恩柱是靠勤工俭学和助学金读完高中的。1960年秋,结束了中等教育的姜恩柱因品学兼优而被保送至北京外国语学院留苏预备部。不过,风云突变,当姜恩柱等人跨进北京外国语学院大门时,中苏两国“兄弟般”的情谊已濒临破裂的边缘。龃龉乃至争论日趋公开化。俄罗斯语言无可奈何地与当年时髦的“列宁装”一样,成了明日黄花。除了七八名学工科的学生继续按原计划前往苏联以外,其余大部分都留在了北京外国语学院。姜恩柱分在“北外”英语系乙班就读。

  1964年10月,又是一个金风送爽、枫叶如醉的季节,姜恩柱跨进了地处北京东城外交部街33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的大门,长达30余年的外交生涯开始奏出第一个悠扬的音符。这位不满三十的小伙子很快去了昔日胡宗南将军麾下的“高参”、新中国外交界的传奇人物熊向晖任常驻代办的中国驻伦敦代办处。对姜恩柱而言,在六七十年代,茫茫雾都伦敦差不多是他的第二故乡。他熟悉地处伦敦闹市、孙中山先生当年蒙难的中国大使馆,就好像熟悉北京朝内大街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的办公室一样。姜恩柱在英国前后工作了12年,他是中英关系从半外交关系到正式外交关系的整个转折时期的见证人。

  1978年从伦敦奉调回国后的姜恩柱最初供职于外交部西欧司。稍后,他来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1981年秋,姜恩柱被外交部选派到美国哈佛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任研究员,专攻国际关系。随后,姜恩柱转至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任客座学者。一年多的时光倏忽过去。1983年春,回到北京的姜恩柱重返外交部西欧司,初任处长,1年后升任副司长。嗣后,渐次升任司长、外交部部长助理、副部长。

  也许又是一个巧合,那个时候,外交圈内的4对“伉俪大使”都是江浙人,从吴建民和施燕华、王昌义和吴珉珉、姜恩柱和朱曼黎到谢锡勤和许月荷。祖籍浙江慈溪的朱曼黎在上海长大,1960年,朱曼黎有幸入选北京外国语学院留苏预备部,来到了向往已久的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

  和她一起来到京郊充满诗情画意的“北外”校园的,还有很多从全国各地精心挑选来的年轻学子。30余年弹指过去,这些当初风华正茂的年轻人都成了中国外交界的精英人物:来自塞北的王英凡(前外交部副部长,常驻联合国代表)和后来成为他夫人的孟宪英,后来成了红军医卫工作元老、资深外交家陈志方(驻叙利亚、伊拉克、乌干达、瑞士、越南大使)“乘龙快婿”的马振岗(前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副主任,驻英国大使,现任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以及武东和、梅平、徐代杰、丁宝华、邹明榕、陈文照、梁栋等资深大使。还有那帮“阿拉伯兄弟”:孙必干、时延春、王小庄、刘宝莱等诸位大使……

  虽然,姜恩柱、马振岗等人终与俄罗斯语言无缘,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日后在中国外交界的辉煌。当其时也,除了孙必干、孙晓兰等人改学阿拉伯语等非通用语以外,其余大多数学生都进入英语系就读。改学英语的朱曼黎和姜恩柱分在一个班,以后的故事便和大多数倾心相爱的青年男女一样了。

  章颂先:碧海蓝天加勒比

章颂先(后左二)与诗琳通公主(后中)在一起

  1998年4月16日,江 泽民主席任命章颂先为中国第七任驻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大使,这是有史以来中国第一位派往西半球国家的女大使。

  41位新中国女大使中相当一部分是江浙人,章颂先便是以楼阁亭台、小桥流水、吴侬软语令人神往的苏州人氏,她生于1941年8月13日。

  虽然苏州被誉为人间天堂,但是清贫的家境使章颂先明显感受到生活的压力,1956年品学兼优的她不得不放弃日夜憧憬的省重点--苏州高级中学,而进入培养小学师资的江苏省新苏师范学校。两年后,当神州大地响彻“大跃进”的战鼓之际,章颂先被保送到苏州师范专科学校。

  1960年,章颂先毕业后留校任教。但是,很快,因为吴县洞庭镇西山中学的一位女数学教员随军人丈夫调防走了,而毕业班的学生已全部派遣完毕,年方十九的章颂先来到西山中学任教。

  4年的中学数学教师生涯倏忽过去,花季少女的章颂先在这里写下了最美妙的爱情诗篇,她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位丈夫李发国--苏州专区文教局的一位普通干部。幸运降临在这对年轻夫妇的头上。60年代中期,为适应日益发展的国际形势,中央扩充外事队伍,从各地党政机关选拔优秀干部。50年代中期曾任《新华日报》总编辑的中共苏州市委第一书记王人三奉调赴京出任外交部新设的西亚北非司副司长。王夫人马绍伦彼时担任中共苏州地委常委兼宣传部长,恰是章颂先丈夫李发国的顶头上司。李发国被选中,章颂先和夫君一起登上了北上的火车,他们都被分配在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

  转瞬之间“文革”风云突起,章颂先下了干校。随着对外文委的撤销,李发国、章颂先于1973年初秋来到了外交部。李发国分在干部司,后不幸于1989年因患病去世。章颂先则来到政治部机关外语学校,前驻民主德国、南斯拉夫大使马叙生夫人孙苗伊成了章颂先的第一位外交引路人。粉碎“四人帮”后,36岁的章颂先当上了外交部共青团的团委副书记。不断发展变化的形势对章颂先提出了新的要求,章颂先希望进中央党校学习提高。她的要求得到政治部副主任、资深将军外交家黄镇夫人朱霖的支持。

  经过党校一年的“充电”,章颂先来到刚刚成立的外交部临时机关党委,担任办公室主任。在后来的10年里,她又从副书记升任常务副书记。回首往事,章颂先非常怀念在机关党委工作的日子,尤其感谢历任书记、常务副书记齐怀远(后任国务院外事办公室主任,现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王言昌(前驻圭亚那、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大使,外交部部长助理)、田曾佩(前驻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大使,外交部常务副部长)、王国章(前外交部部长助理,现任驻朝鲜大使)等人对自己的帮助与教育。章颂先特别难以忘怀的是王国章。相处数年,作为上下级,章颂先从王国章那儿学到很多东西。这位80年代后期在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工作多年的外交官作风严谨认真,给章颂先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她感慨地对笔者说:“对王国章可以一万个放心!”

  90年代初期,章颂先走出国门,来到曼谷,出任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政务参赞,主管办公室。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她与温良敦厚的李世淳大使精诚合作,卓有成效。最初的时候,章颂先与同为政务参赞的谢月娥(后任驻柬埔寨大使)是李大使麾下两员独当一面的女将。

  常驻曼谷的外交生涯为章颂先出使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奠定了稳固的基础。在1998年江南草长莺飞的季节里,章颂先肩负着祖国人民的嘱托从北京束装启程,飞赴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首都西班牙港。她现在的丈夫刘俊江(前中共中央组织部党政外事干部局局长)陪伴她同往。

  由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未在北京设立大使馆,章颂先在纽约呆了一天,办理了入境签证。4月1日离京,到西班牙港已是第三天了。章颂先就这样开始履行起特命全权大使的神圣使命。

  在西班牙港,章颂先深感责任重大,因为风急浪高的加勒比海其实是对台工作的第一线!台湾保持所谓“邦交”的20余国中,中南美洲就占一半以上。在14个与台保持“邦交”的中南美洲国家中,有13个在加勒比地区!

  虽说当今两岸大势,人心思统,但是,台湾当局有些人“独性”未改,死死抱住李登辉宣扬的所谓“国际空间”不放。就在章颂先大使履任西班牙港前后,台湾驻格林纳达“大使”像幽灵一样悄悄来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又悄然离去。

  感谢前任大使陆树林,他为章颂先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除了夫君刘俊江以外,领导上还为章颂先配备了另一位得力助手刘焕兴先生。年富力强的刘参赞在中国使馆工作多年,在此之前他就是外交部拉美司加勒比处处长……在领导和同事们的支持下,章颂先很快熟悉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及其周边国家,熟悉了这个美丽国家的人民,台湾当局在这一地区所谓拓展“国际空间”的计划没有得逞。

文章关键词:
参考链接:

相关专题报道:

关于我们 - B2B研究中心 - 媒体报道 - 客户服务 - 分站招商 - 生意推广 - 专题荟萃

生意宝(002095) 版权所有        浙ICP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