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第一股 网盛生意宝(002095)旗下网站
生意宝国庆大型专题策划

80年代流行音乐的风潮

http://china.toocle.com 2009年09月09日17:12 生意社 点此复制全文转载!
生意社2009年09月09日讯

  这一切如何开始,似乎要追溯到80后还没出生的年代。在解放初期,严肃音乐和地方戏曲得到了极大的扶持和良好的发展,电影创作也达到一个小高潮,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诞生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严肃音乐作品和影视歌曲。这些歌曲虽然优秀、动听,但多数并不是服务产业和服务听众而诞生的,更多的是宣传和讲述革命事迹、军旅生活和解放后的一些生产生活。这些歌曲题材较为单一,结构也没有太多突破,即使优秀作品层出不穷,比如《梁祝()协奏曲》、《草原之夜》、《洪湖水,浪打浪》,却使得音乐创作的大环境处于原地踏步的境地。内地改革开放和港台地区的经济高速发展让人们对娱乐生活有了迫切的新需求,华语流行音乐就在经济迅速飞跃的环境下开始发展起来。1、邓丽君(听歌)随录音机传入内地

  本应该将文革结束当做这十年中的第一件大事,不过转念想想,时局的改变对流行音乐的影响是强制性的,提供了机会却没有明确的指引。比较之下,倒是录音机进入内地不经意间成为内地当代流行音乐发展的第一个指针。

  在1978年前后,当时人们用来收听音乐的器材是电唱机和喇叭箱。就在这个时候,四四方方的录音机以不同于以往庞然大物的“小巧”身段获得人们的喜爱和追捧。至于录音机到底如何进入内地,比较可信的说法应该是由定居香港的华人寄赠给自己在内地的亲友作礼物。

  播放器材体积的骤减让听音乐变得更加随意和更具有交流性,即使价格昂贵,在当时需要200多元才能买到,可人们依然热情不减。朋友们常常三三俩俩聚在一起围着录音机收听歌曲。与此同时,一位华人歌手的作品也和录音机一起率先敲开了内地听众的耳朵。当然,这位歌手就是大家早已熟知的邓丽君。

  邓丽君是谁?这无需太多解说。这位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出道的甜歌皇后很快在台湾和香港拓展了自己的事业,更借由其后在中国内地和日本的成功迅速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华人女歌手。在70年代末,邓丽君的事业处于第一个高峰,但同期仍有大量当红的歌手,凤飞飞(听歌)、江蕾都处于黄金年代,更不用提已成为巨星的姚苏蓉(听歌)和尤雅。那为什么是邓丽君进入了内地的千家万户,而不是别人?在当时,台湾的唱片行业发展缓慢,邓丽君也和许多歌星一样前往香港和日本发展演艺事业。在和香港宝丽金签约后,推出的岛国情歌系列唱片迅速得到听众的喜爱。香港乐坛一直为国语歌手留下一席之地,恰逢尤雅和姚苏蓉逐渐淡出,在1975年~1981年,邓丽君在香港推出了许多唱片,都获得不错的销售成绩。对许多经典歌曲的翻唱,和自己过往歌曲的精选因为作品和演唱的优秀,旋即被香港听众推荐给了内地的亲友。这些歌曲不像其他香港歌手的作品因为语言很容易就被内地朋友接受,并且因为作品的经典性以及并不激进的制作方式在当时还很保守的内地音乐氛围里很快得到了赞同。又由于对黄梅调的熟悉,邓丽君唱起歌来字正腔圆,气息悠长,台风稳健,长相也甜美可人,很快就伴随录音机一起风靡了内地。即使被批评为靡靡之音,反而让她的歌曲越来越受欢迎。稍后,在台湾位居一线的刘文正(听歌)、凤飞飞等人也迂回流传到了内地,也都受到热烈欢迎,却没有邓丽君那样的盛况。

  邓丽君成熟完整的个人风格彻底影响了内地第一批女歌星。程琳、段品章、李谷一、李玲玉(听歌blog)、朱明瑛(听歌)、王菲(听歌)等歌手都先后受到她的影响,并也因为演唱或者模仿邓丽君的作品而得到肯定,或者是批判。内地的许多音乐创作者开始借鉴邓丽君演唱的这些作品风格,创作属于内地的歌曲,《乡恋》就是这样一首歌。作为1979年电视风光片的插曲,《乡恋》五易其稿,刚刚播出时受到听众们的热烈欢迎,随后很快就因为意识形态的问题遭到质疑和批判,李谷一也被形容为李丽君,事业进入低谷。邓丽君影响之深,可见一斑。经此事件之后,许多人认为李谷一应被当做新中国第一位流行歌手,这种说法是极具道理的。

  追根究底,邓丽君在内地的成功除了机遇,还归功于刘家昌(听歌)、左宏元、翁清溪、慎芝等优秀创作者的作品。尤其是刘家昌,他在这十年里几乎是以第一王牌创作制作人的身份捧红无数男女歌手,影响了当时整个华人流行音乐的风格走向和行业进程。许多脍炙人口的歌曲至今仍传唱一时,在内地极有影响力。不过在早期由于资讯并不发达,造成有人熟悉刘家昌歌曲,却不知刘家昌何人的状况。

  2、新星音乐会举办和“歌星”诞生

  外来流行音乐势力强劲,却又风靡千家万户,每天沉浸在港台歌曲气氛之中的人们,也开始在潜意识里对歌曲有了本土化和民族化的需求,新的音乐语言和音乐形象已经成为人们的渴望。

  1980年,《北京晚报》刚刚复刊不久,在批判流行歌曲的气氛中,他们支持朱逢博、李谷一,并努力为著名音乐人刘雪庵平反。这些言论让全国报业迅速分成两派,唇枪舌战不休。在上半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和《歌曲》编辑部联合举办了“听众喜爱的广播歌曲”评选活动,没想到竟有25万人踊跃参加评选,并选出了十五首抒情曲。《北京晚报》通过媒体独有的敏锐触觉,认为是时候推出一个真正的流行音乐活动来推举更多的新人新作。之后,“新星音乐会”果然成为了中国当代流行音乐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这场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的音乐会,推举了大量新人新作,为内地流行音乐开启了一道大门。朱明瑛(听歌)、苏小明、郑绪岚(听歌)等歌手经过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将自己的歌声传达到了全国各地,《北京晚报》更是持续多日大篇幅报道了这次音乐会。不仅这些歌手和歌曲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歌星”也正式成为一个专有名词载入史册。民众对这场演唱会的反应也是极度热烈的。不仅门票在三小时内就被一抢而空,后来所发行的新星音乐会现场实况唱片也热销一时。这算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场流行音乐演唱会,虽然并不是个人演出,但其获得的成功和影响都具有历史意义。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晚报》本来拟定邀请李谷一进行压轴演出,但由于李谷一声带出血未能成行,否则引发的讨论焦点恐怕也不止《军港之夜》一首了。

  流行歌曲的风行,当时被人为是靡靡之音,是不健康的文化,一时间这些歌曲被禁播,人们只能偷偷在家里小声播放。可是人们对于音乐文化的需求变得迫切,于是内地通过新星音乐会也开始创作和推广自己的流行音乐,只不过当时,流行音乐并不叫流行音乐,而叫通俗歌曲,用以区别不健康的流行歌曲的称呼,成为内地文化之中的特有名词。

  新星音乐会的编排和流程,更多程度上还是借鉴的严肃音乐的音乐会。歌手在前,乐团在后,没有太多舞美设计和舞台花巧,直接以音乐为主。但很快这种音乐会就演变成了为流行音乐特别量身定做的演唱会。演唱会这种互动热烈的形式有别于聆听唱片,也是将流行音乐的普及群体化和阶层化的最直接工具,更是每个地区音乐发展兴衰的一面明镜:演出市场旺则本地音乐兴,演出市场萧条则本地音乐衰落。华语演唱会风潮的兴起之地绝对在香港,恰好内地音乐的第一个十年,也是香港流行音乐演唱会飞速发展的十年。香港人吸取欧美歌手在演唱会上的表演模式,加以本地化后彻底成为全城联欢,其后华语所有的演唱会形式都急速向香港模式取经并靠拢。演唱会文化也迅速成为流行音乐文化的一个重要标签。北京首都体育馆,北京工人体育场,上海八万人体育场都成为内地的演唱会重要场地,追根溯源,这些又都联系到了香港利舞台、伊丽莎白体育馆,还有最富盛名的红磡体育馆。许冠杰(听歌)、罗文、徐小凤(听歌)、谭咏麟(听歌)、、张国荣(听歌)、梅艳芳(听歌)等人也因为演唱会的种种记录以及他们在舞台上的精彩表现成为80年代的经典记忆。演唱会之父张耀荣是将演唱会推广开来的重要功臣,是他一手将演唱会带入平常人的生活,他成立的娱乐公司先后为许多天王天后举办演唱会,几乎染指了过去超过95%的演唱会活动。这种娱乐公司邀请艺人举办演唱会的体制而今也被内地改良后沿用过来。

  在演唱会形式上,关正杰(听歌)是首位将个唱结合交响乐团演奏的歌手,其后成为实力派唱将演艺生涯中的重要行为,至今在内地和港台都不断的举行流行歌手担纲的交响演唱会。在资讯极度发达的今天,内地艺人举办演唱会也有多种形式,更可以直接向欧美水准一流的演唱会取经,也不是一定要追随港台的演唱会经验了。

  现场实况直播的还是1983年的这一届才算作大家心目之中的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春晚对电视台运作方式和节目制作方式的影响自然不必多讲,在这里我们当然要关注的是春节联欢晚会对内地流行音乐的影响力。在早期,我们国家没有很频繁的机会让歌星亮相,推广他们的音乐或者歌曲。不比现在,一旦歌手推出新作品,公司都会想方设法的让他们上通告出新闻来赢得大众关注。特别是当时对港台流行音乐还抱有一定负面评价的八十年代初期,人们在公开场合使用流行音乐的度也很难把握。

  春节联欢晚会讲究喜庆和合家欢乐,从本质上决定了其宽容的性质,老百姓也乐于见到他们平时喜爱的歌手在这个晚上唱出他们喜爱的作品。从推广歌手和作品这个角度上来讲,春晚的确兼容并包,体现了一种大度。因为《乡恋》一直被非议的李谷一,在第一届春晚就得到众多民众支持公开演唱了这首被默认为禁歌的歌曲,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李谷一和这首作品的首次公开支持。对这首歌曲和李谷一本人的非难从这一届春晚开始逐渐平息了下去。在第二届春晚,她所演唱的《难忘今宵》更是得到各个阶层的一致肯定,作为传统的压轴歌曲一直保留至今。除了李谷一,春晚对内地歌手和作品的支持从未间断,《十五的月亮》、《爱的奉献》、《涛声依旧》、《长城长》、《今儿高兴》、《相约98》、《常回家看看》、《吉祥三宝(听歌blog)》等作品因为春节晚会而被听众熟知和喜爱,甚至追捧。不少歌手也因为在春晚上的表演而提升了他们的知名度和地位。董文华(听歌)、韦唯、毛阿敏(听歌)、毛宁(听歌blog)、解晓东、蔡国庆(听歌)等歌手都因为春晚而使得他们的歌曲被传唱一时。王菲(听歌)和那英(听歌)的《相约98》则让两位持续推出专辑作品的天后级人物事业也有了质变。王菲从一位个性天后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那英也因为这首作品稳坐内地第一女歌手的宝座。

  不仅是极力推广和介绍内地作品,对港台优秀的歌手和音乐人,春晚也乐意推陈出新,让广大观众听到海峡对岸的声音。1984年,张明敏作为第一位香港歌手登陆春晚,身着浅色西装的他演唱的《我的中国心》跨越意识形态的区分,直奔亲情和爱国情绪,引起当时民众的热烈讨论。大家对于港台歌曲的态度也因为这首歌大大转变,而这首歌的旋律性和爱国情绪,让这首作品持续热播,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受到听众的喜爱。张明敏也从一位籍籍无名的香港歌手一下子打开了在内地的知名度。84年春晚由此成为一代人记忆之中的经典。另外一位在春晚中得益最大的港台歌手无疑是费翔(听歌)。身具两国血统的费翔在1987年登陆春晚,其英俊阳光的外表和热情洋溢的台风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眼球,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热烈的舞台表演,观众一下子爱他爱的发疯。而费翔本身坚实的演唱功底和偶像气质也让当时内地演唱通俗歌曲的多数男歌手自叹不如。《故乡的云(blog)》、《冬天里的一把火》这两首歌更是掀起听众的追捧狂潮,即便之后费翔继续自己的百老汇之旅很少涉及内地活动,但他的知名度经久不衰。除此之外,奚秀兰、徐小凤(听歌)、四大天王、潘安邦(听歌)、叶倩文(听歌)、彭羚(听歌)在早期资讯并不发达的时候就登陆春晚表演过,在媒体和信息业极度发达的今天,春晚更是成为港台艺人在内地受欢迎程度的试金石,几乎80%的港台当红艺人都已经在春晚表演过,甚至还出现排队等着进春晚的现象。无疑,对港台歌手来说,春节联欢晚会是内地最大的通告,收视率峰值可达90%,数亿人同时收看的影响力来说,对歌手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其中刘德华(听歌)、周杰伦(听歌)更是因为鼎盛的人气多次出现在春晚舞台,而内地听众对他们的喜爱也是多年如一日一般,这是他们在港台地区很难受到的礼遇。时下香港乐坛正当红的其实是关正杰(听歌)、罗文(听歌)和甄妮(听歌),后起之秀谭咏麟(听歌)、梅艳芳(听歌)、张国荣(听歌)也逐渐打响知名度。但由于前三人知名作品多为tvb电视剧主题曲,内地观众尚无缘得见,后三人舞台风格华丽,演唱内容相对内地来讲又过于前卫,难以通过官方渠道正式与内地听众见面,等到多年之后,才由内地音像公司引进他们的作品,将他们正式介绍给内地的听众。

  当然春晚对流行音乐最重要的影响还是在八十年代,甚至有春晚唱过,来年就红足一年的现象。通过这个晚会,听众的鉴赏力被充分尊重,只要真正好听和温馨的作品就会广为流传。负面的影响也确实存在,春晚因为节目的调度性等问题,十之八九在歌唱节目上会采取对口型的方式表演,这不仅是一种不好的示范,也在后来引发了相当大的争议。既便如此,春晚对歌曲和歌手的普及和推广的作用是不可磨灭的,甚至正因为通过春晚,港台歌手才真正被官方接纳,而不仅仅在民间流传。

  1986年是世界和平年,在这一年不同地区的歌手都各自集结起来举行了许多有纪念意义的活动。对于流行音乐——当时被称为通俗歌曲——兴起时间并不太久的内地来说,这样的活动如此吸引人却又相当具有冒险性。当时有规定“三个流行歌手不能同台演出”,要想举办类似《we are the world》和《明天会更好》的演唱会确实对主办方和歌手来说都是未知数。

  中国音像总社找到了郭峰(听歌),希望他创作一首表达爱与和平深意的歌曲作为活动的主题曲。抱着想改变流行音乐的想法,郭峰在自己创作的《走向明天》的基础上做了适当的修改,创作出了后来让人津津乐道的《让世界充满爱》。歌手们当时并未像现在这样得到人们的尊重,参加录制的许多歌手也都无所事事。他们有的挤公车,有的骑自行车抱着凑热闹和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这次盛会。让主办方和郭峰松一口气的是,文化部门相当支持这次百名歌星演唱会,最后这次演唱会不仅顺利举行,《让世界充满爱》也成为之后多个活动大家联名必唱的歌曲。

  这次

  演唱会上,有许多细节成为开创历史的关键。这不仅是内地流行歌手第一次展示凝聚力的演出,也首次让歌手们作为一个群体向国人展示了流行音乐也可以是具有内涵和深意的一种艺术形式,唱出一种大爱的人道主义关怀。在流行音乐仍然被称为靡靡之音的时代,这次演出便成了一种例证。在这次的表演上,崔健(听歌)还唱出了《一无所有》,正式标志着摇滚音乐在中国开始扎根发芽。

  以1986年为契机,自此之后,每逢动荡与不安的事件发生,歌手们仿佛有了一种默契,不约而同的站在一起,以一个集体的形式唱出关怀和安慰,98年洪水,去年的雪灾以及今年的四川大地震,歌手们都迅速的站出来伸出援手,唱出关爱,这也都是从《让世界充满爱》所延伸出来的力量。

  同年的《明天会更好》和《东方之珠》也都是经久不衰的大合唱作品,巧的是,它们的创作者都是台湾流行音乐教父罗大佑(听歌)。他接过刘家昌(听歌)的领导地位,带领台湾甚至整个华语音乐经过了一个重要时期,不仅用于娱乐,他的音乐里总是充满了思考,对现状的质疑还有他无处不在的理想主义,成为80年代青年们的重要精神寄托。

文章关键词:文化
参考链接:

相关专题报道:

关于我们 - B2B研究中心 - 媒体报道 - 客户服务 - 分站招商 - 生意推广 - 专题荟萃

生意宝(002095) 版权所有        浙ICP证